福音•人民•政權

教會的政治神學,跟其他的神學課題一樣,其實都是信仰尋求理解的成果。

幾乎由一開始,教會已不斷思索耶穌基督的獨特權柄及其引伸的涵意。腓立比書保存了一篇相當早期的文字,當中提到基督虛己降卑,順服以至於死在十架上。但在人看來最卑屈之際,「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二9-11)

這段經文透露了早期教會一個令人詫異的認信:「耶穌是主」!祂的主權高於一切受造的事物,祂的名號遠超過一切的名號;並且,它不是教導一個遠在雲端的概念,而是確認一段歷史事實,一段關於上帝在基督裡的拯救故事,一段與人類社會的政治活動糾纏在一起的故事。如此認信「耶穌是主」,意味著信仰群體要在這至高主權的亮光下,重新檢視人類的所有生命領域,當然也包括政治生活,釐清它們的意義、目標、界限和規範,竭力在其中活出順服基督的生命。

政治神學的反思也與教會的宣教特質息息相關。教會不但認信「耶穌是主」,她更被主差遣,深入外邦世界履行宣教使命。在接觸萬民之同時,她也必與管治他們的政權相遇。她首要的任務固然是以真理的話語,引導民眾認識和順服基督的主權。然而,當宣教工作在民眾中越是取得成果時,她就越不能避免要向政權表明她的信仰,在最嚴峻的情況下,甚至要以殉道者的血,印證其不死的盼望:耶穌終必勝過世上一切的名。

福音對人民和政權一併發出信息,並期望他們作出回應,但兩者的終末命運卻截然不同。

民眾要被福音轉化,生命得以更新,好與上帝的旨意相稱。到那日,各國、各族、各民、各方言的人要被引進上帝的國度,從現今的時代過渡至那將來的時代。政權卻僅屬於這個行將過去的時代,一天他們要在主面前卸下管治權柄,其職事終必歸於無有。在這終末亮光之下,政權要看自己合乎中道,離棄驕橫,改變治理方式以待基督的顯現。

對政治神學而言,人民與政權是兩個相關卻不相同的課題。從宣教和邏輯的理序來看,人民更比政權具有優先性。我們下次會談談政治神學家奧唐納文(O’Donovan)對人民的反思。


%e6%9d%8e%e8%80%80%e5%9d%a4

李耀坤
趙叔榮 • 霍佩芳教席副教授(神學科)

年少時醉心數理,大學時與主在曠野相遇,如今盼能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