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縫中說愛 從羅馬書看猶太人與外邦人的關係

cgst_blog_vol1_feature_2b

「社會撕裂」可說是近年來形容香港社會狀況的常用詞。的確,這城市似乎籠罩着不安、壓抑與鬱悶的情緒,對立紛爭更是屢見不鮮。為免傷和氣,又或為維護表面和 諧,有人會選擇避談個人立場。只是,面對人與人、群體與群體之間因政見不一而生的隔閡,壓抑自己想法、閉口不言又是否最好?

歷史上,因族群利益或政見不一而撕裂甚至爭戰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在第一世紀的近東社會,猶太人散居在希臘羅馬各族群中,張力摩擦自是無可避免。而初期教會既是希臘羅馬人與猶太人共同組成的群體,衝突張力必然存在。究竟使徒保羅是如何面對及處理這些衝突呢?

羅馬書裡的身分衝突

第一世紀時,散居的猶太人作為外來移民與土生土長的原居民希臘羅馬人之間,可謂衝突不斷。單單一世紀上半葉,猶太人已先後兩次被逐出羅馬。盧龍光牧師清楚闡釋這一點:「大量的外來人口湧入羅馬,挑起部分原住居民的不滿及反擊行動……羅馬的原居民經常控訴外來人口降低他們的生活水平,最終還影響他們純正和尊貴的血統。簡而言之,羅馬的原居民感到自身的身分受威脅。」1 在這大背景下,筆者以為保羅撰寫羅馬書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幫助羅馬基督徒群體處理因紛爭撕裂而引起的問題。羅馬書正是嘗試幫助羅馬教會建立起不同族群間的合一關係。

羅馬教會裡,猶太與外邦基督徒這兩個族群,一直存在紛争。2 最常見的說法是公元49年羅馬皇帝革老丟下令猶太人離開羅馬,當地教會的猶太基督徒領袖不得不離開。到公元54年,革老丟死後,猶太基督徒開始回流,卻發現教會已由外邦信徒控制。於是,教會的強者(外邦信徒)與弱者(回流的猶太信徒)之間,關係緊張。

這衝突也可從保羅最後請求代禱的部分體現出來。他請弟兄姐妹為他禱告,叫他可以「脫離在猶太不順從的人」(NRSV翻譯為“rescue from the unbelievers in Judea”);也叫他「為耶路撒冷所辦的捐項可蒙聖徒悅納」(羅十五31)。就是說,保羅在外邦人中的宣教工作,不但惹起猶太非信徒不滿,還可能不被耶城的猶太基督徒所接納。這反映當時的猶太人或正受着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所影響,甚至影響了猶太基督徒不接受外邦人所予的奉獻。3 猶太信徒對外邦基督徒的不滿,亦很大程度體現在羅馬教會之中。4 此外,第十四及十五章保羅一方面勸誡外邦基督徒要顧念猶太基督徒的需要與難處,另一方面亦要求他們互相接納對方到家庭中參與敬拜和愛宴(十五7-13)。5 可見,當時羅馬教會裡,不同族群之間因著文化甚至資源分配問題而觸發衝突。那麼,保羅在羅馬書中是如何教導的呢?

隔閡衝突中的合一

針對羅馬教會不同族群之間的裂縫隔閡,保羅特別教導信徒群體之間合一的重要。此處的合一,不是指整齊劃一,一模一樣;也不是對具爭議的話題,諱莫如深。真正的合一,是清楚自己在基督裡的身分的前提下,在爭議之處,彼此接納,接受不同觀點,並顧及對方需要,務求對方的喜樂。

除了談及教會內不同群體的相互關係,保羅亦提到教會與外部世界的關係和連結。保羅首先闡明與基督相連結的神子民的身分,超越於任何其他身分。羅馬書第一章就論到不管是外邦人還是猶太人,所有人都犯了罪(一18-二29),都伏在神的審判下(三19-20)。但世人因著信可以成為神的子民。祂不但是猶太人的神,也是外邦人的神(三27-31)。這是基督追隨者的身分基礎,亦即在基督裡的身分,超越了舊有族群身分的區分。

面對具體的爭議或衝突,保羅並非要猶太和外邦基督徒變成單一會眾,要所有人在吃飯和守日的事上做法一致。6 他既沒有說服外邦基督徒守猶太人的律法禮儀,亦不要求猶太基督徒摒棄律法;而是要他們接受對方的不同做法,改變對對方的態度。7 譬如有關食物的問題,吃或不吃並非重點。反之,保羅提出兩個核心關鍵:一是為主,二是為鄰人。首先,我們不可因食物毀壞神的工程(十四20)。我們或活或死,都是為主(十四7-10),何況食物一事,更要按著愛人的道理而行(十四15)。其次,當以愛來成就鄰人。衝突雙方務求對方的喜悅,為對方的好處而建立他們(τὸ ἀγαθὸν πρὸς οἰκοδομήν)。尤其是堅固的外邦人,應擔代不堅固的猶太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十五1-2),最終達致愛的合一關係。這合一不是功用或觀點上的一致,而是彼此配搭、互為肢體的合一關係(十二3-8)。誠然,信徒各有個性、特點、背景與經歷,但皆為着一個共同目標,就是事主愛人,而這樣才可達到真實的合一關係。

除了結連內部各群體,基督的追隨者生活在這既濟未濟的世界中,亦必然與外部世界連繫。第十二及十三章的勸諭,保羅以相對工整的對仗結構,呈現基督徒群體間,以至與外部群體的關係:8
                                       A. 十二1-2:引言—基督裡的新生活
                                            B. 十二3-13:基督徒群體之間合一及愛的關係
                                                 C. 十二14-21 教會如何對待外部群體
                                                 C’十三1-7 教會如何對待羅馬政府
                                            B’十三8-10 基督徒群體間愛的關係
                                       A’十三11-14 總結—主快來時我們的行事為人

在基督裡的新生活及為人處事方式,對內合一固然需要愛,面對執政者或一般外在群體同樣要充滿愛心、祝福與尊重;並要祝福逼迫我們的人,不以惡報惡,要以善勝惡(十二14-21)。總括而言,基督徒當以基督為榜樣,為那逼迫我們的禱告,面對非信徒的外部群體則要活出神子民的見證,讓上主的名被高舉。

後現代社會與第一世紀的猶太羅馬世界相比,不遑多讓。族群間衝突加劇,社會矛盾日增,人活在被異化的時空當中。重溫羅馬書中保羅的勸誡教導,或可為今天處境帶來點滴啟發,再思教會內部群體之間以及與外部世界,當如何切實以愛相繫。


註釋:
1/    盧龍光:《論盡羅馬書:透析保羅寫羅馬書之目的》(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10),頁65。
2/    Philip F. Esler, Conflict and Identity in Romans: The Social Setting of Paul’s Letter (Minneapolis: Augsburg Fortress, 2003), 40-108.
3/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下冊)(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3),頁2156。
4/    Xue Xiaxia, Paul’s Viewpoint on God, Israel, and the Gentiles in Romans 9-11: An Intertextual Thematic Analysis
(Carlisle: Langham Partnership, 2015), 3-4.
5/    盧龍光:《論盡羅馬書》,頁22-23。
6/    盧龍光:《論盡羅馬書》,頁132。
7/    盧龍光:《論盡羅馬書》,頁130。
8/    持這一看法的學者有N. T. Wright, “The Letter to Romans: Introduction, Commentary, and Reflections,”
In vol. 10 of The New Interpreter’s Bible: A Commentary, 12 vols (Nashville: Abingdon, 2002), 703。另參薛霞霞:
〈不可不知的上文下理—再思羅馬書十三章1至7節〉,載雷競業、辛惠蘭編:《迎向政治的呼召》(香港: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16),
頁61-80。

%e8%96%9b%e9%9c%9e%e9%9c%9e

薛霞霞
聖經科助理教授

土生土長福建人,自小信主,蒙召奉獻讀神學。從一個腼腆姊妹,到披荊斬棘完成神學的學習;從一個內向宅女,到輾轉求學於福建、北京、香港、加拿大各地。沿路遇見不同的人和事,一路走一路遇見恩典!現在,教學的同時,甚願做個傳播神恩典的使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