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要「真.合一」

unite-hands-680x255

「你們藉着信,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神的兒女。你們凡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披戴基督了:不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不再分為奴的自主的,不再分男的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 加3:26-28,和合本修訂版)。

這句話是保羅在1 世紀寫給加拉太的各教會。羅馬帝國中有很多不同的種族,族羣之間不時發生衝突,「和平」往往靠羅馬強大的軍事鎮壓維持。當時,社會清晰劃分了不同階級,貴族、公民、贖回自主的平民、奴隸等人身分和權利不同,衣飾也不一樣;家庭全由最年長的男性作主,女性只得聽從,也沒有政治權利。在這社會環境下,保羅說所有人能夠不分種族、階級、性別,在基督都「成為一」,是一個相當顛覆性的宣稱。他這樣說同時挑戰羅馬政權靠鎮壓達到和平的手法,宣告受洗歸入基督才能達致真正的和平。在基督裏「成為一」,是給當時撕裂的社會和平的盼望。

保羅的時代,教會也面對社會撕裂

為何保羅可以作出這大膽的宣告?羅馬人用武力,血流成河才得到和平,基督一個人如何能做到?保羅說基督的和平也是從流血而來,但不是衝突的血,而是十架的血:

「從前你們是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裏,靠着祂的血,已經得以親近了。因為祂自己是我們的和平,使雙方( 註: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絕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終止了冤仇,廢掉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使兩方藉着自己造成一個新人,促成了和平;既在十字架上消滅了冤仇,就藉這十字架使雙方歸為一體,與神和好」( 弗2:13-16,和合本修訂版)。

達到和好的血不是敵人流的,而是基督自己流的。在基督身上,保羅看到真正的和平,不是靠強勢和威嚇逼使弱者不敢反抗,而是透過自我犧牲和寬恕令冤仇消滅。當仇恨消失,彼此再沒有衝突的原因。在十架面前,每個人看到自己曾經犯罪,都要乞求上帝的赦免,亦醒覺自己也曾經傷害別人,需要別人的饒恕。人犯了罪必須受罰,基督卻在十架上承擔了人的罪,為眾人流血,人就不用自己流血了。這樣,罪惡、暴力的血被施洗的水洗淨。當人被基督十架的赦免擁抱,就懂得擁抱和赦免曾經得罪自己的人。所以,基督的血不單洗淨了眾人的罪,更帶來羣體中和好的關係。

異見者一同敬拜、守餐會叫世界驚訝

因基督的血,冤仇消滅,關係和好,所以教會是和平的羣體。但保羅並沒有停留在和平的關係上,而是進一步指出教會是「合一」的羣體:

「以和平彼此聯繫,竭力保持聖靈所賜的合一。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位,正如你們蒙召,是為同有一個指望而蒙召,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萬人之父,超越萬有之上,貫通萬有,在萬有之中」( 弗4:3-6,和合本修訂版)。

教會不單是「你好我好」的和平羣體,更是合一的基督的身體,但追求合一難度更高。人或可因着基督的救贖彼此饒恕,不再追究過往的傷害,但要大家合一就要求不同的人在一些事情上一致。然而,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各有不同的經驗、性格、角色、立場,怎樣能達到合一?究竟合一是什麼意思?是否說各人的思想、立場、行動要一致?

保羅用了七個「一」來形容教會的合一:一個身體、一位聖靈、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這七個「一」背後各有神學意思,卻不包括思想、立場和行動。所以,當保羅在〈以弗所書〉討論教會合一的本質時,並沒有說教會中每個人必須思想行動一致。他提出的「一」全是信仰上,那些眼不能見、憑信心才見到的事情。

神學家潘霍華( Dietrich Bonhoeffer )指出教會的合一並非透過人的努力營造單一立場而來,而是必須由神建立,透過基督的血、聖靈的內住,並信徒的受洗而來。他指出,若我們以為合一等於意見統一、立場一致,就是認為合一是人間可見的事情,能靠人的力量達到。這樣,教會就不需要基督的血和救贖,也不是神建立的羣體。所以,教會的合一正是發生在極為不同的人一起敬拜、一起守主餐和彼此代禱之時。

潘氏說:「正因猶太人和希臘人在完全不同的心理狀況、直觀和知識上彼此衝突,證明了合一是建立在神的旨意上[1]。」這話指出了教會合一的弔詭之處:當信徒的意見立場一致,固然可以反映教會的合一;但當彼此的意見不同,甚至發生衝突,卻仍堅持一起敬拜、一起守主餐和彼此代禱,教會那從神而來,不是從人而來的合一就更加明顯、清晰。

潘氏這合一的觀念給今天香港教會很大的提醒。真正的合一不等於和諧、無衝突,更不是立場一致、行動一致。若我們要彰顯教會的合一,就要在各人持不同的意見和立場時,堅持大家同屬基督的身體,這樣的合一往往成為教會最有力的見證。昔日在羅馬帝國中的教會,猶太人、希臘人、為奴的、自主的,男的、女的可以一同敬拜,一同守餐。教會這「顛覆性」的合一叫外面的人感到驚訝。同樣,在今天的香港社會,保守的、前進的、藍的、黃的、建制的、本土的,若因信同一位主而堅持一同敬拜,一起守餐,更彼此代禱,這合一的見證亦會叫城市的人感到驚訝。

 合一是當下聚合,一致是終末目標

 然而,若教會的合一是不同想法的人可以一起敬拜,難道各人的想法和行動就沒有對錯之分?犯了錯的人不用改變?保羅沒有這樣的意思。他透過書信不斷教導和提醒信徒什麼是正確的信仰、思想和行為。教會是追求真理的羣體,信徒當然必須分辨對錯。保羅亦鼓勵腓立比教會的信徒

「要意志相同,愛心相同,有一致的心思,一致的想法,使我的喜樂得以滿足」( 腓2:2,和合本修訂版)。

所以,眾人達到「一致的心思,一致的想法」,是教會羣體的目標。

驟眼看來,這「一致的想法」的目標,與以上合一的概念好像存有矛盾:若教會的合一透過差異能顯得更清楚,為什麼信徒仍要追求一致?其實兩者並沒有矛盾。「合一」指出不同的人,無論想法如何不同,都屬於同一個敬拜羣體;而「一致的想法」鼓勵他們在這羣體內要努力達到一致的心思。雖然合一不等於一致,但不同的人若能達到一致,合一的堅持就發揮了果效。

由南轅北轍的想法至達到一致的意見,難度當然極高。基督裏的合一叫極為不同的人堅持走在一起;「一致的想法」是終末的目標,但完全的一致唯有在新天新地見主面時才能出現。

我們今天不能完全達到一致,但這目標確實是我們的追求,就像我們今生不可能不犯罪,仍要追求聖潔一樣。「合一」在此時此刻把不同的人聚合,「一致的想法」把眾人的差異在合一的基礎上漸漸收窄。今天在地上的教會羣體,在差異中掙扎,在過程中或進或退,但總不能放棄合一的堅持和一致的目標;相反,在不同想法的張力下,仍在地上見證合一,追尋真理。

而且,教會羣體在邁向一致的想法的旅程上有實在的指引。《聖經》的話、神學的反省、聖靈的教導和提醒,是在黑暗中摸索的明燈。這樣,眾人達到一致的想法,並非靠大聲蓋過微弱的聲音,也不是靠大權抹殺別人的意現,而是透過眾人一起思想神的話,一同分辨時代處境,一起尋求基督的意思,就如保羅鼓勵信徒要追求「以基督耶穌的想法為你們的想法」( 腓2:5,新漢語譯本)。在這追求一致的旅程上,最重要的是謙卑聆聽,不單是聆聽神的聲音,更是聆聽別人的聲音。所以,保羅教導信徒,在追求一致想法時,「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腓2:3,和合本修訂版)。

教會使命:協助城市尋求一致

教會真正的合一,必須包括合一的堅持和一致的想法的追求,兩者缺一不可。今天香港教會的問題是只選其一。有羣體為着不同的人能一起敬拜,不敢觸碰各種差異的想法和立場,但這是把合一約化為表面和諧,也是潘霍華所說由人血氣製造的合一,不是神賜下的合一。這樣的羣體不會一起追求基督的想法,教會就淪為「你好我好」、「離地」和不重視真理的社交羣體。

有人渴望把末世的一致的想法馬上在今天的羣體實現,若實現不了就不再堅持一起敬拜,離開與自己想法不同的教會,加入與自己立場一致的羣體,但這是魯莽地以為自己完全擁有基督的想法,不用聽其他人的聲音。這是毀滅了教會「顛覆性」的合一,撕裂了基督的身體。這樣的教會,只是立場一致的羣體,雖然眾人同聲同氣,卻沒有彰顯在基督裏、從天而來的合一。

耶穌說教會是山上的城( 太5:14 ),所以教會是「城中的城」,要讓城市的人能夠看見。在今天的香港,市民渴望和諧卻被立場撕裂,渴望溝通卻只懂謾罵。教會對合一的堅持和真理的追求,能夠成為城市一個容納差異、修補撕裂、尋求一致的地方。教會能否發揮這「真.合一」的功能?就要看我們的選擇和努力了。


1/ “Precisely where Jew and Greek clash, out of their completely different psychological dispositions, their intuitive and intellectual perceptions, there unity is established through God’s will.” Dietrich Bonhoeffer, trans. Reinhard Krauss and Nancy Lukens. (2009), Sanctorum Commnio: A Theological Study of the Sociology of the Church, Minneapolis: Fortress, 192.
圖:網絡圖片
(本文轉載自《廢掉冤仇尋求和睦-天國子民復和的信仰踐行》。香港:突破,2016,頁120-130。)

%e9%bb%83%e5%9c%8b%e7%b6%ad

黃國維
助理教授(神學科)

一個愛「家」的人:上帝賜我妻子兒女,鼓勵我鑽研家庭神學;上帝放我在香港這家,迫使我關注政治神學;上帝讓我活在廿一世紀的地球,我要以關愛受造世界去回應這呼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