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受造世界關愛我們

cgst_blog_cfpv_CreationCare_680

經文:馬太福音6:24-34

24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

25 「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 26 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 27 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

28 「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裏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線。 29 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30 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裏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裏,神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

31 「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 32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 33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34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引言

這段經文討論甚麼是人生命最重要的關注。耶穌叫這關注做「主」,並指出有兩個選擇:神或瑪門。由於「主」乃最重要的關注,所以只可以有一個;當人選擇了事奉一位,就必定看輕另外一位(24節)。接著耶穌討論選擇這兩個「主」帶來甚麼後果。

事奉瑪門的人

耶穌首先討論「瑪門」。選擇事奉瑪門的人關心的是「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25節)。我們一般認為這些關心「吃喝穿」的,是那些為生活基本需要而憂慮的貧窮人,所以耶穌安慰他們,說天父必親自供應他們的需要。這是十分合理的解釋。不過留意他們問的問題是「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不是「有沒有吃喝穿的東西」。所以這些關心「吃喝穿」的人,亦可以是那些有很多吃喝穿的選擇,就憂慮應該吃些甚麼、喝些甚麼、穿些甚麼的人。這樣的人,在耶穌的時代屬於富有的一族,但仍然為著物質生命憂慮。所以,人無論貧富,都會選擇事奉嗎門。而事奉瑪門的富有人,就是為著應該過怎樣的物質生活而憂慮的人,他們不一定是貪錢或騙財的惡人,或只著眼金錢和利益的工作狂。

人富有卻為物質生活憂慮,聽來好像很矛盾,在現實生活中卻常常出現。主日崇拜聽道時,我們會憂慮心儀的餐廳茶樓快要滿座,心中就暗暗催促牧師快些講完;我們旅遊時,又會為著去不到必去的景點、吃不到必吃的地方小食、買不到必買的特產而深感可惜;我們聽到某公司開倉大減價,匆匆趕去掃貨時,亦會擔心萬一遲了,想買的貨品就被搶購一空;在食自助餐時,又會為著沒有吃到大量昂貴美味的食物而覺得蝕底。相信這樣的例子,天天都在重覆。我們不要以為自己不貪錢、不騙財、不工作狂就不是事奉瑪門。也不要以為已經很熱心在教會事奉就一定是事奉神。我們要問自己:我是否關注神的旨意?有否為著神渴望成就的事感到憂心?還是天天為著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而憂慮?在物質生活上,我們與不信的人又是否有分別?我們是否都在一起敬拜瑪門?

飛鳥和百合花的榜樣

耶穌說當人選擇了事奉瑪門,後果就是不斷為物質生活而憂慮–不單貧窮人,富有人也是。當然,耶穌最終想教導我們不要事奉瑪門,要事奉神:就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33節)。不過在說出這教導之前,耶穌鼓勵我們看看天上的飛鳥(26節)和想想野地裡的百合花(28節)。牠們正是活出「不事奉瑪門」的生命,可以成為我們的榜樣。牠們是怎樣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百合花「不勞苦,也不紡線」。難道耶穌叫我們不用工作,不用穿衣?當然不是!耶穌是在說:天父的供應,比人靠自己的力量去耕種、收成、積蓄更可靠。他不是說人不用努力,只是說人要把目光由自我營造,轉到天父的供應;由靠自己的力量去建立安穩, 轉到相信天父的信實可靠。由於天父的供應最可靠,信靠天父的人生活就沒有憂慮。

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就得滿足,百合花「也不勞苦,也不紡線」亦很美麗。牠們過著沒有憂慮的生活,是因為生活上的需要,和生命中的美麗都可以從天父所創造的世界直接得來。這樣看來,飛鳥和百合花的榜樣,不單是牠們信靠天父的供應和妝飾,更是相信天父創造世界的完善,相信這美麗的世界本身已經足夠。而「事奉瑪門」的人–那些為物質生活憂慮的人,就是不相信天父創造的世界可以供應自己,所以覺得必須靠自己去創造出一個安穩和美麗的世界。

現代瑪門:商品和享樂

不相信創造世界完善,要不斷去「改善」世界,其實是現代人的寫照。我們愈來愈不相信受造世界會供應和看顧我們。我們不單耕種、紡線,亦不斷發展科技來滿足自己,又製造許多產品,說這些商品能提升人的生活質素,叫人美麗,讓人快樂。我們都認為天父創造的世界本身不能滿足人,更不適合人居住,人必須「加工」去「改善」世界。我們覺得與大自然分隔才安全舒適,擁有高科技產品才快樂。人必須每時每刻都在高樓大廈和商場中生活,呼吸空調,曬熒光燈,玩手機,才算「正常」的人。就算偶然跑到郊外去「親親大自然」,都必須帶備很多人製造的產品 – 防曬、驅蚊、電風扇、手機等等 – 包圍著自己,才感到穩妥。我們也覺得身處的地區太狹小了,不足夠自己玩樂,每逢假期都要往外地跑,飛到東亞,飛到歐美,而且去得愈遠愈好玩。然而耶穌卻說:「你們看天空的飛鳥,沒有被商品包圍也活得足夠!你們看野地的百合花,沒有離家半步卻活得美麗!」

人類不斷用科技把自己與受造世界分隔,也習慣了消耗極多資源的生活模式,就不斷破壞天父創造的世界。商品愈是把人與世界分隔,人類就愈來愈不習慣在地球居住;人類消耗資源愈多,地球亦愈來愈不適合人類居住。這樣,人類就愈要倚靠科技產品才能生存,惡性循環就開始了。這循環的結果,是人愈來愈被科技產品控制。試想想:沒有科技產品,我們還能生存嗎?在日常生活中,我寧可沒有科技產品,還是沒有神?所以,科技、商品、和享樂,其實就是今天的瑪門,更是人類的神,成為了人倚靠和事奉的對象。我們漸漸忘記了創造天地的主才是人真正的倚靠和事奉的對象。

耶穌說事奉瑪門,關注物質享樂的人,後果是為吃喝穿去憂慮。且看我們發明了很多提升糧食生產的科技,倒頭來我們愈來愈憂慮食物飲品是否安全。我們不相信神創造的免疫系統,硬要濫用抗生素去叫自己更「健康」,倒頭來令我們更脆弱。我們排放二氧化碳去令室內環境更舒適,卻叫氣候改變,倒頭來把自己捆綁在室內。我們不斷移山填海,以為刺激了經濟就能解決城市的問題,倒頭來把僅餘的休憩空間也破壞了。我們聽信社會的說法,認為經濟必須增長,市民必須消費,城市才有前途,倒頭來耗盡了地球的資源,危害人類的生存機會。可惜的是,很多基督徒與世上的人沒甚麼分別,盲目地追求個人的享樂和城市的物質經濟發展,甚至把這些視為上帝賜福的証明。其實我們追求這些,就是與外邦人一樣,事奉瑪門卻不自知。

事奉神的生命

耶穌無意要我們完全放棄科技或禁絕一切商品和享樂,他沒吩咐我們返回原始人茹毛飲血的生活。他只是提醒我們,天父的創造是足夠的。所以我們若選擇事奉神,首先要離棄瑪門,學習飛鳥和百合花那無憂慮的生活。飛鳥沒有消費、沒有豪飲豪食、沒有手機,也能好好生活。百合花沒有名牌衣服、沒有空調、沒有防曬、不去旅遊,生命也美麗。我們需要向牠們學習簡單的生活,直接從受造世界獲得滿足。不關注物質消費的生命,才是關注神國生命。這樣的人,方能做到「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

近年環境問題成為了重要的關注,不少基督徒都覺得要實踐「關愛受造世界」(creation care)。不錯,神創造人類時已把「治理」的任務交託我們,所以關愛世界是基督徒必然任務。只是,若我們更懂得被受造世界去關愛(cared for by the creation),學會從神創造的世界得到滿足,放棄創造自己認為好的世界,才是關愛受造世界的開始。

祈禱

我們的天父,感謝你!你創造世界,叫萬物按你的旨意成為美好,讓我們可以透過受造世界得到生命的供應,並在其上與你、與其他人、與受造物一同建立美善的關係。天父啊,我們得罪了你!自義令我們看不到你創造的足夠,以為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去改造世界,又以為靠人的聰明和科技能叫自己成為世界的王。我們離棄了你,去事奉物質和享樂,不單沒有好好管理你創造的世界,更令它受損,求你饒恕我們!也求你救贖我們的罪,幫助我們悔改,脫離享樂物慾的綑綁,懂得如何從你創造的世界得到真正的滿足。求你喚醒教會、喚醒這世代,讓我們看到追求物慾和盲目經濟增長的禍害,好叫我們回轉,單單事奉你。求你施恩給我們!阿門。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本文為2017年6月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生態關懷主日」講章)

%e9%bb%83%e5%9c%8b%e7%b6%ad

黃國維
助理教授(神學科)

一個愛「家」的人:上帝賜我妻子兒女,鼓勵我鑽研家庭神學;上帝放我在香港這家,迫使我關注政治神學;上帝讓我活在廿一世紀的地球,我要以關愛受造世界去回應這呼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