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流離到安身

CGST_Magazine_Vol_2_article_1

當不斷目睹香港一處處承載著本土歷史文化的地區,因種種不同理由被拆毀重建;當相繼看見香港一些美好的核心價值,屢遭破壞消珥;此刻縱然身處的空間仍是「香港」,我們卻如置身被擄處境,經歷割離與顛覆,我們如何在其中安身?或許,舊約以西結書記載的被擄事跡可為我們面對當下處境,帶來點滴反思。

流離•分割與顛覆

回望歷史,以色列國自所羅門死後不久,分裂為南北兩國。公元前722年,亞述滅北國以色列,國民被擄到各處。而南國猶大則臣服於繼亞述興起的近東霸主巴比倫。到公元前597年,南國以色列人經歷首次被擄,這一年成為他們的流離(displacement)標記。十年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再度攻陷耶路撒冷,結束長達400年的大衛王朝。公元前582年,發生第三次被擄。

被擄,就是人被迫遷離身處的「地方」(place);而「地方」是人存在的先決條件。人之所以為人,必然存活在一個「地方」之中。1 這「地方」是由人和身處的環境的互動中而產生。因此,「地方」必然有其歷史及文化向度,並且是群體性而非個人性的。2 當以色列人被擄,他們就與那結連歷史、文化及信仰的地土分割,箇中必然顛覆了他們的信仰系統,而核心信念亦被連根拔起。有學者提到四點核心信念,包括耶和華與大衛家的約、耶和華住在耶路撒冷、耶和華為以色列地的擁有者,以及耶和華與以色列之約。3 雖然如此,被擄亦同時開啟了以色列人那非比尋常的歷史生涯。

至於先知以西結,他於公元前597年與同胞一起被擄,一同流離。不過,身為祭司的他,五年來一直受困於外邦不潔之地,即使已年屆30(結一1-2),也無法按以色列人傳統在這歲數進到聖所服侍,令他陷入多一重的流離。然而,以西結書所載的又豈止是先知的流離?箇中,還有耶和華的流離故事。

耶和華•流離與歸屬

按照近東文化,神祗被擄(參賽四十六1-2;耶四十八7)就是指戰勝國把戰敗國的神像擄回自己的地方,以示這神明無力保護信眾(參撒上五)。由是觀之,耶和華的流離最先見於以西結書一至三章,耶和華「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魯河邊」向先知以西結顯現。經文亦記載了祂是如何離開原先安居的聖殿。到第八至十一章,記載先知被帶回耶路撒冷的聖殿中,看到一幕幕以色列人拜偶像的情景,又目睹神的榮耀如何一步步離開聖殿(九3,十3-4, 18-19),最後停在城東的那座山上(十一23)。

從描述可見,以西結重新詮釋近東神祗被擄的觀念,特意要闡明耶和華的流離,並非出於以色列人戰敗而與民眾一同被擄。反之,耶和華是因以色列人拜偶像,自行選擇離開聖殿,任憑聖殿被毀。因此,耶和華的流離跟先知和民眾的最大分別,在於祂絕非不情不願,而是出乎自己的選擇。祂確實流離,且願意在異地向以西結顯現。直至第四十至四十八章,記載祂的榮耀從東邊回到聖殿當中(四十三1-2;參四十四4)。祂就是那位經歷流離而得以歸家的神。

儘管耶和華出於自願,跟以色列人不一樣,但彼此同樣地經歷與自己的「地方」分割。只不過,祂選擇了一個從未有過的方式來回應這流離。

當其時,沒有被擄而還留在耶城的人都認為,被擄者既遠離以色列地,也就是「遠離耶和華」了。但耶和華如此說:「我雖將以色列全家遠遠流放到列國,使他們分散在列邦,我卻要在他們所到的列邦,暫時作他們的聖所。」(《和修》十一16)「暫作」的意思是「小」,可指時間(如《和修》的「暫時」)或更可能是指程度(如Tanak 的“a diminished sanctity”)。4 耶和華雖然在巴比倫流離,但祂卻定意要居住下來,成為被擄者的「聖所」。縱使這聖所是「小」的,卻要成為被擄者的祝福。

可見,耶和華回應流離的方法是要讓那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成為屬於自己並自己所屬的「地方」。

最初,祂命以色列人在祂所揀選的地方興建聖殿,讓自己安身其中;到被擄時,祂表明要住在巴比倫的迦巴魯河邊,並應許百姓,在流離之處,祂要成為被擄者的聖所。

安身•同行與同在

耶和華神所做的, 正是在流離之處「安身」(placemaking),藉以指引以西結及百姓可怎樣「安身」。以西結書第一至五章所記載,就是先知以西結見證耶和華成為被擄者一個怎樣的聖所;並先知該如何「安身」,以作為耶和華「安身」的回應。在第一章,耶和華向以西結展示「神的眾異象」,就是要告訴先知即或流離,一生無用武之地,仍要定睛仰賴那一直坐著為王卻又往來無阻的大能者。到第二至三章,上帝吩咐以西結要成為以色列家的「守望者」,無論「額堅心硬」的百姓聽或不聽,他都要忠心宣講。至第四至五章,上帝吩咐他執行一系列超乎常理的象徵行為,既藉此表明以色列人所要承受的命運,也讓先知表明,是甘願與受命責罵的「你本國百姓」(結三11)休戚與共,甚至為他們完全捨己,放下所有。5

第十八章是另一段對被擄者饒有意思的經文。以西結書向有很強的以神為中心的信念。拯救只是在乎神的行動,而不在乎人的悔改。祂自己賜下新心新靈,叫人可以遵守祂的律例典章(十一19-20,三十六26-27)。但此處卻是整卷書少有呼籲百姓回轉的經文記載,耶和華不但吩咐以色列人回頭離惡,甚至命令他們「為自己造一個新的心和新的靈」(十八31),過配得起神作他們聖所的要求。

外在環境縱有百般限制,但流離者仍可在個人層面作回應,成為合神心意的人,以此方式安身在流離之所。

以西結無法以一己之力回應流離,但耶和華願意與被擄者一同流離,並應許安身在流離之處,而這成為了以西結可同樣以安身作為回應的基礎。先知的流離經歷,提醒我們當如何與他人休戚與共,放下自己,顯明上帝,忠心宣講與守望,在各層面裡活出合神心意的生命。以西結終其一生,沒有記錄他得以回家。事實上,流離經驗呈現了生存的本相,就如我們也不曉得今日所經歷的流離狀態何時告終,甚至可會終結。但我們可以肯定,耶和華神與我們一起流離,並在流離之處成為我們「小」的聖所,就讓我們轉眼察看祂的作為,看見祂的同在,安身於流離處!


1/ “To exist at all … is to have a place –_to be implaced, however minimally or temporarily.”Edward S. Casey, Getting Back into Place: Toward a Renewed Understanding of Place-World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3), 13, 引自Craig G. Bartholomew, Where Mortals Dwell: A Christian View of Place for Today (Grand Rapids: Baker, 2011), 2。
2/ Bartholomew, Where Mortals Dwell, 3.
3/ 參Daniel I. Block, The Book of Ezekiel: Chapters 1-24 (NICO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8。
4/ Paul M. Joyce, Ezekiel: A Commentary (LHBOTS 482; London: T & T Clark, 2007), 113.
5/ 因篇幅所限,有關第一至五章的經文剖析,可參閱拙作〈活在流離顛沛時—一位先知的故事〉。載於《中神院訊》第357 期 (2016 年07-08 月),頁1-2。

%e9%bb%83%e5%98%89%e6%a8%91

黃嘉樑
陳朱素華教席教授(聖經科)

一個愛書愛貓愛跑步嘅普通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