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已隨風而逝?

CGST_Magazine_Vol_2_article_20

第53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樹大招風》大放光芒,連奪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及最佳演員多個獎項。一方面,既在於這部電影在藝術技巧上的成果;另一方面,它備受關注,多少也反映了今天香港人的複雜情懷。

甫開始,字幕已告訴觀眾,這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戲假卻情真。季正雄、葉國歡、卓子強三位主角,正是以季炳雄、葉繼歡和張子強這三名真實大盜為藍本。而時間(或命運,在電影中常以「風」作比喻)可說是電影中無名的第四主角。開首與結尾皆播放了九七回歸時的新聞片,既讓觀眾清楚時間背景,亦予人一種時不與我的感受。時移而世易,既是無奈,亦無從逃避。

對三大賊王來說,他們的英雄(或梟雄)時代,亦要成為過去。當中,尤以葉國歡這故事最為明顯。悍勇如他,亦先後受到接贜者及內地貪官多番欺侮。這三名省港悍將兼犯罪天才,似乎都躲不過時代巨輪的淘汰。固然,整部戲明顯可見警匪片大師杜琪峰的影子。但本片兩名監製,即杜氏及游乃海,他倆皆為當年經典電影《大隻佬》的導演和編劇,箇中的佛家宿命觀亦見於《樹大招風》,電影的英文名字“Trivisa”,正是佛家所指「貪、嗔、癡」三毒。製片人並無明言三位主PUSH角各代表其中一毒。其中,嗔和葉氏的關連至為明顯,他因一時憤怒,在街上公然襲警,跟著中槍倒地。至於癡,卓氏的狂妄是一種癡。季氏因對從前的手下和其女兒,一時動了慈心而被捕,又是一種癡。卓氏本可逃掉,竟因貪戀炸藥而留下,最後被捕;季氏早已平安潛藏國內,卻選擇回港再度犯事,一切豈不出於貪?三位賊王的個人盲點,加上時代更變,令他們落得項羽的下場。

時代巨輪,究竟為97 年的香港帶來了一個怎樣的新世代呢?從電影看來,那是一個悲觀的世代—電影裡的國內紀律部門,比三大賊王更兇惡可怕;影片末段,電視上播放解放軍操進香港的畫面,也教人心寒。另一方面,片中的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嚴重—大輝夫婦辛勤工作,只能住在天台鐵皮屋,賭馬博彩成為貧苦大眾的精神鴉片。就連賊王在這種政經狀況下,也被壓得無法動彈,更何況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怪不得最後三位賊王主角的慘淡收場,多少博得好些觀眾的同情。

《樹大招風》反映今日香港社會彌漫著的愁緒,加上佛家的宿命論,就是片中的笑話—主要來自卓氏或眾貪官的狂妄,皆盡是黑色幽默。然而,從基督信仰看來,電影未免太悲觀。人在江湖真的完全身不由己嗎?時勢險惡就必然無善行可為?片中,大輝雖然捱窮,卻自得其樂;季正雄因一念之仁而被捕,犧牲自己的自由,卻保存了一家三口的無辜性命,不也是一件美事嗎?真實生活中的葉繼歡,雖然癱瘓,卻尋著永生盼望,在醫院裡平安離世,也算是惡世中的一份慰藉吧?真正的英勇,不在於操控一枝AK-47 步槍,而是在平凡生活裡,保持盼望,擇善而行,或許這就是面對惡運的最佳武器。


相片提供:寰亞影視發行(香港)有限公司

%e9%9b%b7%e7%ab%b6%e6%a5%ad

雷競業
天恩諾佑教席副教授(神學科)

書蟲一名,年輕時醉心於經濟學,詫異簡單的理論架構竟能洞悉世界變幻。後來體會到人心的轉變比統計數字的起伏更加奇妙和振奮人心,投身福音工作,先後在紐約和香港參與牧會。然繼續不自量力的要去探求人心變幻的來龍去脈,遂馳騁於古往今來的思潮文化之中,以神學佬自鳴。有一妻三女幫助他貼地而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