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同根生?!——記旺角社區教會的牧養路

CGST_Magazine_Vol_2_article_9

1993年,中神畢業後,
我返回座落在旺角的母會—
基督教會活石堂九龍堂事奉。
回望逾廿載時光,
但見上主一步步引領堂會踏上社區宣教之路,
這也是關乎另類中港關係的牧養路。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殖民地成長,甚少關心國家大事。但投身牧養之時,適值九七回歸在即,這實為不可忽略的大事,遂開設社關小組,以「本是同根生?!」為題,一起認識及探討中港關係。未幾,該小組因弟兄姊妹的關注漸減而解散。而那時候,堂會正進一步受到移民潮衝擊,不少領袖離港,弟兄姊妹心裡五味雜陳。其時,楊牧谷牧師提出「不問錯對,只要祝福」,或走或留,或自願或被迫,堂會內共同學習彼此祝福的功課。

1997 年回歸後,樓上的一個相連單位放售,價格相當高昂,但我們最後仍決意購入,並為此細心思量當如何好好善用這個昂貴又可貴的空間。結果,我們決定開展「新鄰舍事工」,服侍區內初來港的新移民1。旺角區的唐樓租金相對廉宜,交通便捷,吸引不少新來港人士聚居。回望這偶然機會與連串決定,原是上主為我們開拓牧養與宣教的新里程。「新鄰舍事工」不單服侍了新來港的旺角居民,更預備了堂會學習接待來自國內的「新鄰舍」信徒2,並隨接觸日增,新信徒日漸增多。從那時起,堂會大大減少唱英文詩歌,講道更要生活化。2001 年,我們嘗試連繫起區內教會,合辦嘉年華會,並肩服侍社區,藉此接觸到區內不少新來港人士。

此外,陸續有一些初信的新鄰舍邀請我們一起回鄉探親。於是,個別的關顧牧養工作隨之延展至國內,甚至會定期探望這些在主裡的「親人」以及新相識的朋友!在聖靈的引領下,這種「回鄉探親」的宣教方式,自然地開展起來。至今,每年春節,我依然會「回鄉探親」。而堂會亦自此與中國連結起不一樣的關係。

CGST_Magazine_Vol_2_article_10

因應政府的新移民政策轉變,不少新鄰舍家庭被調遷至天水圍、東涌及將軍澳等地。我們堂會所接觸的新鄰舍,又再擴闊開去。但畢竟路途偏遠,我們遂嘗試轉介信徒到他們鄰近的堂會聚會。不過,仍有些信徒每周長途跋涉回來聚會,甚至帶同鄰舍回來。就在不知不覺間,我們與這些新鄰舍的情誼日漸結聚建立。每一年,我總會至少一次到天水圍探望部分信徒,為他們禱告,歡然相聚分享。

儘管「新鄰舍事工」因調遷移徙及群體需要,先後轉型為青少年綜合活動室及功課輔導事工,但「新來港的鄰舍」從未被遺忘或排拒。直到今天,堂會仍在服侍他們;而我們之間,彼此連結成深厚的另類中港關係!


1/ 當時新移民被標籤為「搶資源」的群體,堂會以「新鄰舍」一名代之,以示教會要實踐主耶穌的愛鄰舍教導。
2/ 筆者讀神學時,開始接觸國內的客家同鄉群體,部分已移居香港。

歐醒華

歐醒華
實踐科助理教授

「問題牧師」一名,時常愛好發問,更喜歡聆聽別人的生命故事。因不甘於因循、慣性行事,常以創新自娛,也嘗試為他人創造回憶。在母會牧養服侍超過廿載,現今在神學院繼續在教學之同時,牧養身邊的學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