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與安身的弔詭

流離雖然痛苦,但並不致命。真正值得擔憂的是甚麼?一位牧師曾提出過一個極具挑戰性的試金石問題:問一問自己,假如今日我們的教會從所處的大廈消失,我們的街坊會有甚麼反應?是欣喜,因為再沒有人妨礙他們出入……?是毫不知情,因為教會從來在社區中都是似有若無……?還是,若有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