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教室・重回大地

“remember”這字除解作「記念」,亦是”re-member”,即「使我們同歸於一」。當我們領聖餐的時候,其實亦是相對而坐,共同分享上主的身體,使我們成為一體。「鄉」也好,”communion”也好,都彰顯著命運共同體的意思。如何令香港這片土地成為我們可相對而坐、共同享受的載體呢?這是我由始至終、至今依然念念不忘的事情。

編者話

據政府規劃署資料顯示,香港土地總面積為1,110 平方公里,其中約四分一屬已開發土地,近四成劃為郊野公園及生態保育區。在這彈丸之地,土地資源確是彌足珍貴,商業社會視之為最佳搵錢工具,經濟價值遂成為衡量土地的金科玉律與唯一標準;同時,更由於缺乏良好政策配合,樓價高企不下,年輕一代就算甘願花盡一生積蓄,尺金亦無法換得寸土。俯首思量,足下這片地土,何以只剩下商品價值?
今期主題「土地 公 公」,正是探討土地的「公共價值」與「公義」問題。

凡物公用 體現私產公益

「共享經濟」是21 世紀的一個熱門詞語。我們不難聯想起「共享空間」、「共享汽車」、「共享房屋」或者「共享單車」。而它的重要性,在於它扭轉傳統以「購買」來擁有商品,變為今天藉「分享」去使用商品。一般而言,共享經濟項目十分重視重整閒置資源,尋求盈利空間。不過,我們開展的社會企業「共廚家作」,卻並非以盈利為本,而是以協助他人發揮為主。我們主要與食肆合作,讓一班有經濟需要的「婦女廚神」,在非繁忙時段借用餐廳廚房,製作自家食品並在餐廳寄賣。這構思既採取了「共享經濟」的概念,為基層提供創業機會,同時亦帶動小型餐廳的銷量,更可讓民間手藝得以傳承。

愛裡共融-與智障和自閉症孩子為友的旅程

近十年來教育局推行融合教育,計劃包括撥款讓全港主流小學聘請言語治療師,到校支援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因此,過往九年間,我以言語治療師身分,走進小學校園,每天為患有言語障礙的學童進行治療。當中,有不少智障和自閉症的孩子,而他們的生命特別觸動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