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 惠 基 金,豈 只 應急⋯ ⋯

CGST_Magazine_Vol_412

有次聚會,聽見某堂會牧養團隊的分享,他們為支持團隊中有經濟困難的成員,籌集奉獻,成立一個名為「建立人基金」,互助同行。這則分享,一直教我念念不忘,觸發我對「慈惠金」意義的再思。

一如香港許多堂會,我所牧養的堂會亦設有慈惠基金,援助對象向以會友為主,以及有特別經濟需要人士。不過,近十數年來只有少量出入帳項,慈惠金已累計積存十多萬元。這令我不禁思忖和關注慈惠金怎樣才能夠真正建立人。為了更新及拓闊慈惠金的用途,並使它可以源源不絕地幫扶不同層面需要經濟支援的人,我開始在堂會裡不斷傳遞異象,又邀請信徒領袖一起尋索可行的出路。丘榮豐弟兄就是當年一起同行的堂委會主席,在這漫長的「思變」路上,他對慈惠運作、對群體協作,別有體悟:

「 1998 年,我加入堂委工作,開始接觸教會行政。由於我本身很喜歡數字,留意到當時慈惠金的流轉率甚底,累積下來的金額不少。猶記得牧者經常教導我們怎樣做個好管家,善用資源,幫助聖工。我遂向長執、牧者了解相關情況,明白到當時會友對慈惠金有敬而遠之感。適值堂主任希望能夠好好運用慈惠金,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就在他的帶領下,開展更新慈惠金用途的商討小組,而首要是改變會友對慈惠金的看法,以及重新思考擴展慈惠金用途之可能。

整個商討及修訂過程長達六年,可見箇中困難不少。事實上,許多時間都用於討論與游說,尤其先要取得堂委們的了解認同,才可走下一步,向全會眾講解。當時的主要討論焦點,包括發放對象應否只限會友、擴大用途後有否需要更改『慈惠金』名稱,及如何鼓勵有需要人士願意接受資助等。此外,由於堂委任期只得兩年,即意味著這小組成員需要不斷接觸新任堂委,解釋原由和進展。

儘管在堂委會內的商討時間甚多,大家為著一個段落、一個用詞而爭辯,但最終更新慈惠金用途的建議取得了大部分堂委認同,然後同心協力向會友傳遞及講解。而重新定位的慈惠金,本於三個理念:(1)操練會友對人的憐憫心腸;(2)實際活出資源共享的群體;以及(3)積極教育實踐使命的重要。建基於此,慈惠金用途亦得以擴大,服侍更多不同需要的群體,對象包括:(1)生活上有經濟需要的信徒或非信徒家庭,提供短期性或突發性的經濟支援;(2)參與教會聚會上有經濟需要的信徒家庭,給予交通費或營會資助;(3)事奉生命培訓上有經濟需要的信徒家庭,資助他們參與「波阿斯學員培訓計劃」1 或暑期青少年實習生等;(4)參與機構事奉上有經濟需要的信徒家庭,例如出現折扣支薪,將予以補助支持。

至於評審操作亦相應調整,務使慈惠金在監督下靈活運作。現在回看,每年審批個案由未更新時只有幾宗,到現在每年接近 20 宗,增加近八倍。而慈惠金的奉獻更見上主恩典,供應不斷。回首整個歷程,給我深刻領受和學習到,有些爭議無疑要用上極大心力處理,但卻是有助日後逐步疏解,達致互通的一步,而且更可提升團隊的協作力。」

誠如丘弟兄所見證,慈惠金從未缺乏,不斷有弟兄姊妹願意奉獻,亦不斷讓人藉此領受上主的恩惠。曾有一位會友希望奉獻 50 萬予堂會,問及意見時,我就建議可考慮奉獻為慈惠金,因它用途較廣,又具彈性,事就這樣成了!今天的慈惠金,不只應急,它已成為美好地實踐均平分享之途!


1/ 為新福事工協會為已信主的新來港婦女舉辦的義工訓練計劃,詳情可瀏覽 http://newarrivals.org.hk

歐醒華

歐醒華
實踐科助理教授

「問題牧師」一名,時常愛好發問,更喜歡聆聽別人的生命故事。因不甘於因循、慣性行事,常以創新自娛,也嘗試為他人創造回憶。在母會牧養服侍超過廿載,現今在神學院繼續在教學之同時,牧養身邊的學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