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hear the YOUNG people sing? 中學生樂隊Boyz Reborn的時代哀歌

一場雨傘運動,「重視年青人」成為無人不說的口號;

接二連三的學童自殺,人人又說,關心年青一代是社會當務之急,失去一個都太多;

不過大家在憂心、心痛之餘,平時又會花多少時間聽聽年青人的聲音呢?邀請你用五至十分鐘,看看這個立足於基督教信仰,堅持用音樂改變社會的中學生樂隊故事。

成年人對我哋有好多嘅誤解
或者係世代發展轉變得太快
有唔同意見唔代表我哋學壞
討論要平等理性唔係你講哂

——Boyz Reborn〈年少氣盛〉歌詞

中學生樂隊Boyz Reborn近年在社會運動中不乏他們的身影。2014年雨傘運動,警方施放催淚彈後一日,他們極速創作一首〈催淚彈〉唱出少年人心聲,又錄製了〈撐起雨傘〉的少年版,兩首歌曲單計Youtube點撃已經超過20萬次。

大部分成員今年由中五升上中六,要準備考DSE,但他們的社會參與及演出並沒有停下來。去年9月,當一班年青人因參與社會運動而入獄之際,他們創作一首〈鐵窗內的風雅〉鼓勵在囚青年,在愛丁堡廣場舉行的「聲援政治犯924音樂集會」上獻唱支持同路人。

你的意志倔強嗎   你的鬥志未放下
鐵窗阻擋不了是你的風雅
你的信仰猶在嗎   縱使被囚禁於一片敗瓦
讓我承傳着那火把   還望有日遍地開花

——〈鐵窗內的風雅〉歌詞

香港鮮有這種由小學唱到中學的男孩樂隊,他們的故事不時吸引傳媒報道。不過較少人留意的是,Boyz Reborn背後有一個基督教故事 —— 這班兄弟相識於基督教小學;樂隊所屬的音樂機構「Passion Music Ministry 熱血音樂事工」,目標是要「造就生命、培育公民和宣揚基督教信仰」;指導這班年青人創作的機構創辦人何振賢Eddie Sir,本身就是信主多年的基督徒。究竟這班年青人如何看自己的音樂與基督教信仰的關係呢?

「真是第一次有人訪問我們這方面(信仰)。」隊長鄧一言Ian帶點驚奇又興奮地說。他一向是比較主動答問題的一個,〈鐵窗內的風雅〉就是由他填詞的。他回憶對基督教認識源於讀小學時的聖經堂:「上堂時會講聖經故事,又會有一句金句,考試有時又要背金句,開始有認識,到讀中學時才跟Eddie去他教會。」

隊長鄧一言Ian:信仰於我是一個漸進過程

「你是什麼時候決志信主呢?」決志的日子,在我這個成年基督徒眼中是件大事,代表一個基督徒由那天起立志跟隨主耶穌。

「決志呀?!」Ian一臉疑惑地思考。我解釋給他聽什麼是決志,這時另一個成員結他手Ivan才插口說:「好似有呀,我和阿Ben(另一個樂隊成員)和你在一個房間,有個傳道人」。Ian才慢慢回想起來:「好像是前年的事,我們幾個人和教會傳道人在一個班房,好像祈禱一樣,一句跟著一句講,然後他就說我決了志。」

鄧一言Ian(左)與成員蘇俊軒一同錄製歌曲(Boyz Reborn提供)

Ian覺得那次決志只是一個儀式,自己的信仰是一個漸進過程,沒有出現由不信突然變成信的一刻。他坦言至今仍會對信仰有質疑,但覺得信仰對他還是重要的,特別是自己沒有出路時,能夠求問耶穌是好事。

彈琴及唱rap的曾令佳(阿佳)是成員眼中學業成績優秀的學生,樂隊早前接受英國傳媒BBC訪問,他是答問代表。阿佳用手指畫了一條短暫上升然後長長的平線形容自己的信仰:「我條信仰curve應是這樣的,沒有其他成員build up得那麼快。我小五跟爸爸上教會,但信仰沒有什麼進展,可能教會不太適合我,也可能年少未開竅,之後中學跟Eddie回他的教會,build up了少少,但對信仰都有質疑。」阿佳用「四、五成相信,四、五成認識」來形容自己的信仰。

琴手曾令佳(阿佳)英文比較好,很多時由他代表樂隊接受外國媒體訪問

結他手鄭耀鈞Kenny同樣都是跟Eddie返教會。他也緊接著阿佳,用數字形容自己的信仰:「我的話,應該有六、七成相信,認識就只有三、四成吧!」隊長Ian即插口說:「你這樣就對, 未見到就相信, 你這樣叫做『有福』。」眾成員隨即興奮地大笑。

幾乎每個Boyz Reborn成員的信仰故事都會提及Eddie,成員不時都笑說見Eddie的時間比父母更多。他們這段深厚的亦師亦友關係,源於這班成員還是小五學生時,常去一間社區中心玩樂,就是在那裡認識了社工Eddie Sir。

「我發現這班小學生原來有不少煩惱,但沒有人願意花時間聆聽,所以就與他們成立一個音樂小組,創作歌曲來表達這班男孩子的心聲。」Eddie第一首創作的歌曲就叫做〈男孩之歌 〉。

Boyz Reborn誕生   源於 Eddie發現無人聆聽小孩心聲

左至右:主音石清洪、隊長陳華斌Ben、琴手曾令佳、結他手黃浚堯Ivan、主音郭日朗Jason、隊長鄧一言Ian、鼓手李文傑Sam、結他手鄭耀鈞Kenny、主音蘇俊軒

認識這班小學生前,Eddie在大專已活躍於基督教音樂創作,包括參與香港基督徒音樂事工協會 (ACM),唱作過不少基督教歌曲如〈上帝愛我〉及〈明燈〉等。

有趣的是,他與Boyz Reborn一起創作的歌曲,幾乎不會直接提及基督教信仰,但主題不限於政治,更貼切的形容是,他們的歌是從年青人的角度出發,表達對社會各類議題的感受及看法,所以他們對上一次的音樂會叫作 “The Sound of Youth”。

Eddie指他原來服務的社福機構沒有信仰背景,所以創作主要是鼓勵年青人相信每個人都有價值。為了與年青人有更自由的音樂空間,Eddie於2015年離開原來的社福機構,租了一個工廈單位創立獨立音樂機構 Passion Music Ministry。為了幫年青人辦音樂會,曾經銀行戶口只餘下一萬元。Boyz Reborn脫離社福機構後的創作,也不多見直接提及信仰的歌曲,原來Eddie對基督教以及基督教音樂,有更廣闊的理解。

「既然基督教有公共性,為什麼基督教音樂不可以有公共性?基督教音樂是不是只有敬拜、讚美、個人向上帝表達的形式?詩歌是不是只能在崇拜中使用?我相信自己創作的歌曲,關心貧窮的那些歌好,甚至令人反思校規的〈醉曖(最愛)番學〉,都是符合基督教信仰精神的創作。」

「為什麼 〈男孩之歌〉 的歌詞沒有神字在其中?」

不過Eddie這種對音樂的看法,不易被其他基督徒接納。試過有媽媽輩的教徒問他:「為什麼〈男孩之歌〉的歌詞沒有神字在其中?」甘願走上一條在社會中為弱勢發聲的「窄路」Eddie的音樂創作已是很另類,再加上沒有經常將基督教掛在口邊,在教會就更不易獲得支持

Eddie在小學時已認識Boyz Reborn,與他們一起成長 (Boyz Reborn提供)

「『我是基督徒』這個身分,我一向表明得很清楚,但是我不想太強調這個『牌頭』,我覺得信仰不是『說』出來,而是『做』出來的。我的事工有不少義工幫忙,他們有些不是基督徒,但從他們的身上,我同樣看到神美善的特質。相反,社會上有一些人不時在公眾領域將『基督徒』掛在口邊,但他們所作的,是否就符合神的心意呢?」

Boyz Reborn經常受邀到不同團體分享音樂,當中不乏基督徒團體(Boyz Reborn提供)

Eddie不時成為「鬧鐘」,在星期日早上叫Boyz Reborn成員起身返教會,但他覺得更重要的是,透過與這班年青人一起生活、創作、演出,引領這班少年去到神面前。

我很好奇,Eddie有甚麼法寶,令這班「憤世嫉俗」的年青人,乖乖跟他認識信仰、關心社會呢?他覺得,要得到年青人的信任,就要多了解他們的世界,所以他經常留意這班少年平時喜歡的音樂,又將他們喜歡音樂的元素加入歌中。

Eddie:與年青人同行認識信仰   比單叫他們返教會重要

Eddie又會在了解成員的煩惱後,會寫成一首 Boyz Reborn的歌曲,唱出他們的心聲。有時更加用成員的名字做歌名,好像〈一言為定〉就是Eddie見鄧一言Ian 升中後,功課壓力變大,失去讀小學時的天真笑容,鼓勵他要保守孩童的心境;近期新作〈最佳的你〉就是送給欠缺自信的阿佳,希望阿佳明白不用事事與他人比較,要相信自己的獨特。

來跟我約定   別沉重看生命
人生的起跌偶遇逆境   望你不休唱放聲
還跟我約定   熱誠待看生命瓦
能保守真摰你六歲心境   作世上美好的見證

——〈一言為定〉歌詞

我也問Boyz Reborn的同學:你覺得神會喜歡你們的音樂嗎?

「神是否會用Youtube先?」「神是不是有Facebook account去我們的page? 」「上帝會不會subscribe我們的channel?」這班年青人你一句我一句笑著說。吵鬧過後,他們靜下來再思考我的問題。

Ian答:「我們的歌當然不是『讚美之泉』,但是有上帝想帶的信息,能藉著我們的歌曲傳播出去。耶穌所做的都是要幫弱勢發聲,祂是永遠站在有病的和窮人那一方,我們的歌都不是由權貴出發。年青人在成長路上有迷失,我們的歌都可以讓他們有共鳴和反思。如果神有聽的話,應該覺得我們的歌OK的。」

「神頗喜歡吧,75%。」阿佳繼續解釋:「可能不喜歡的地方是,我們的歌沒有很直接宣揚祂的福音。其實不可以說上帝75%鍾意,可能是上帝100%鍾意,但是反而是基督教徒,甚至是很虔誠的信徒,都未必很喜歡我們的歌,因為他們覺得可能要hit到『耶穌』這兩隻字,『我愛祢』這三隻字,才算是一首好的詩歌。」

苦難時代 需要與人共苦的音樂及信仰實踐

我相信,神不但喜歡他們的音樂,還很喜歡他們每一個。他們這麼年輕時,已經在學業以外,用他們喜歡的音樂,在香港各處探訪不同的群體,為他們發聲,這都是神的愛最美好的見證。

Eddie的Passion Music Ministry,中文名取名為「熱血音樂事工」。不過我從他的事工,不只看出passion所代表的「熱情、激情」,還看出passion的另一個意思——「受苦」。香港社會環境氣氛近幾年急劇變差,Eddie看出這時代不需要更多「盲目唱好」的音樂,而是需要有人走入人群,花時間聽年青人心聲,表達到他們內心掙扎、苦痛感受的歌曲。我相信,是Eddie這種與人同共苦(compassion)的精神,吸引了這班男孩及他們的支持者,堅持用和平的歌聲進行社會抗爭,願意繼續花時間探索信仰之路。道成肉身,走入人群,與哀哭的人同哭,這不正是耶穌的傳福音之道嗎?

筆者(圖左四)與Boyz Reborn及Eddie Sir在火炭Passion Music Ministry 的STUDIO合影

蘇銘恒
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高級講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