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CGST MAGAZINE

多元社會中的教會

hong-kong-1990268_680

今天的社會日趨多元已是不爭的事實,人們在生活選擇、信仰表達、政治立場、思想言論上都百花齊放,各自各精彩。社會發展至多元,原因眾多:早在十七世紀抬頭的自由主義,主張每個人應該尋找自己的喜好,反對公權脅迫個人的自由選擇;到上世紀中葉,人們開始批判自啟蒙以降備受推崇的普遍理性,產生出後現代對單一論述的懷疑和解構;及至近年經濟全球化的推行,令到貧富懸殊加劇,帶動了各地的反全球化和本土意識興起;網絡世界也把話語權放開給民眾,每個人都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對香港來說,近年的中港融合和雨傘運動,亦令年青一代對從上而下的權威反感,並積極尋索自我和本土身分。

多元社會的特色是著重個人自主和平等的公民權利,群體不需要有統一的追求和觀點。雖然既定的權威模式備受懷疑,不過權威仍在,只是強調的不再是順服從架構或身分而來的權威,而是各人能夠參與在討論和決策之中。多元帶來的正面影響包括人的自由被尊重,世界更豐富,又能為僵化的傳統帶來更新。然而,不良的多元表達卻令社群碎片化,以致人與人的溝通斷絕,就發展出「無人能代表我」的氣氛,令社會不能達到共識,一起謀求共善。

香港的教會在某程度上代表著一種權威,真理教導主要採用從上而下的模式,堂會由牧者執事或長老組成的架構帶領居多,所以多元社會的興起對一些堂會帶來很大挑戰,如近年流失年青人就可能與這趨勢有關。不過挑戰同時是機遇,因為社會的多元可以令基督信仰變得更有活力。其實,耶穌建立的群體是多元的,在其中「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三28)新約學者鄧雅各(James Dunn)甚至認為,教會發展的初期是個百花齊放的年代,任何人只要宣認「耶穌是基督」就是教會的一份子。(註)故此,多元不能危害基督教信仰或耶穌建立的群體,因為多元才是教會的特徵;它只是挑戰教會的既定權威和運作模式。

那麼在多元社會中教會群體可以如何表達信仰?筆者嘗試提出三方面:

分散權力,共同協作

我所事奉的神學院,近年也思想如何回應急劇轉變的社會。我們提出,今天教會需要一群「反思的協作者」去彼此配搭事奉,我們必須承認,無人懂得一切知識,可以完成所有任務,我們必須認清各自的恩賜,透過協作來實踐神的使命,也要重新思考教會的領導模式,並開放更多溝通、決策、和事奉的機會。「領導年輕化」不單是將年青人引入既定的權力架構內,更重要的是決策模式的更新。這樣做不容易,因為跟從傳統的運作給人很大安全感,但面對不同處境、「心意更新而變化」(羅十二2),亦是聖經給我們的教導。

放下身段,一起尋真

上一代教會的重要帶領人物逐漸退休,新一代好像沒有這類「領袖式」的人物出現。這不是因為教會「青黃不接」,而是尋求真理的模式由聽從「重量級人物」的宣講,轉移到個人更主動參與在尋真的過程中。近年在網絡出現的KOL(意見領袖)不一定是「大牧」或學者,他們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人們都認同他們的言論;學習真理由聆聽長輩照單全收,轉移至自己反思尋求。

筆者在神學院教學,就嘗試讓同學透過小組討論去建構神學,發覺這模式特別受年青人歡迎,當然,也有些同學嫌小組討論佔用了他們「聽老師教導」的時間。小組討論並非「不教導」,只是把從上而下的知識灌輸,變成引導同學透過討論去學習。其實群體一起尋求真理對今天的教會非常重要,因為惟有透過多角度思考,才能好好回應轉變急促的社會。作為老師,我發覺當我願意放下身段一起討論,自己也獲益良多。

多元表達 信徒皆祭司

多元社會反對單一論述的特色,也鼓勵福音在世界有不同表達,產生新的果效。認識不少信徒在其工作崗位或善用工餘時間,組織網絡去關心社區的需要、關注學生自殺問題、關心城市規劃等等。這些「事工」是福音確實的表達,亦能貢獻社會,不過並非大家一貫熟悉的擔任執事、主日學老師等事奉,也不是由教會安排,也許容易被忽略。這些散落在社區中的事工,能在多元社會中發揮福音的果效,叫人「看見你們的好行為,把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五16)

讓我們肯定信徒以此方式事奉,不要介意他們不能常常聚會,並在他們的事奉場景中關心他們──不一定一起參與,但了解他們,與他們一起尋求信仰上的指引和方向,這才能達致「信徒皆祭司」:不是人人在教會內有事奉崗位,而是教會內外都是事奉場景,牧者和信徒按恩賜配搭,按呼召和角色活出基督信仰。更新對靈命成長和教會健康發展的理解:由期望大家「多返教會聚會事奉」,轉變為「努力進入社會見證福音」;由渴望成為「聚會人數眾多的堂會」,轉變至「進入社會事奉的群體」。

結語

多元社會不能挑戰基督建立的群體,卻挑戰著香港教會運作多年的模式,尤其以堂會主導、看重聚會和人數多寡的傳統。不論初期教會或宣道會,開始時都是個多元的福音宣教運動,今天多元社會的挑戰提醒我們要重拾這運動的動力。回顧過去二千年,普世教會屹立不倒,我們可以對基督信仰有信心,然而我們能否把握機遇,就看我們是否願意改變了。


註:James D G. Dunn, Unity and Diversity in the New Testament: An Inquiry Into the Character of Earliest Christianity, 2nd ed. (London: SCM Press, 1990), 369.
(原刊於《宣訊》第205期(2017年1月),版權屬宣道會香港區聯會所有。)

 


黃國維
助理教授(神學科)

一個愛「家」的人:上帝賜我妻子兒女,鼓勵我鑽研家庭神學;上帝放我在香港這家,迫使我關注政治神學;上帝讓我活在廿一世紀的地球,我要以關愛受造世界去回應這呼召。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