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學子—香港教育制度桎梏下的青少年成長

CGST magazine_Vol 5_Blog_0308_8

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因應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於 2012 年起正式取代香港中學會考(HKCEE)及香港高級程度會考(HKALE)兩個公開試,作為總結整個中學階段學習的唯一考核,坊間形容這是「一試定生死」,對學童、家長以至老師更添壓力和焦慮。回望香港教育制度經歷多番變革,但我們至為關注的依然是現今教育制度下,是否榨出一群對前途沒有希望的學生?這樣的制度,終究想培育出怎麼樣的年輕學子來呢?

現行制度可稱為「求分數」的精英訓練。當然,分數作為量度教育有否成效的指標之一,無可厚非。但若然教育制度的目的,只為製造精英進入「主流」,而所謂「主流」就是「分數高、成績好」並視之為有成就的話,則為了締造成功感,不期然令許多家長著意地或不自覺地隨流而上,形成風氣:為了孩子將來的光明前途,就必須先取得心儀的幼稚園的一席位,於是排隊撲表、打人情牌、報讀面試班、補習班及興趣班,然後爭入名牌小學及中學,層層遞進。

然而,慣於為求向上,不斷競爭,結果不只令人容易變得好爭好鬥、排斥別人,更教人擔憂的是變成排斥自己,摧毀自我形象,貼上「失敗者」的標籤。由於經常「人比人」,年輕人得承受從家庭以至社會而來的各樣大小壓力,隨時爆煲,輕則引發負面情緒回應,重則出現極端行為,危機可以一觸即發。

重重張力,扼殺成長

近年來,學童自殺頻生且有上升趨勢,輕生者有就讀中學、大學,甚至是小學,著實教人心痛。大部分自殺個案研究顯示,一個人的自殺行為是多方面因素互為影響而成,任何單一壓力來源皆不足以解釋。誠然,我們要避免過分簡化自殺行為的成因,但現今教育氛圍對學童及家長所構成的壓力,亦毋庸忽視。

雖然青少年不擅於吐露內心需要或表達情緒困擾,但卻可從日常生活的行為表現中反映出來。如經常說累或常感身體不適、失去參與往常活動的動力、抗拒守規的品行問題增多、對別人的評語反應敏感,或容易生出負面情緒如哭喊、脾氣暴燥,經常因小事與家人爭執而致情緒爆發等等。發展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k Erikson)研究個人心理社交成長的八個階段,當中提及青少年成長面臨的需要,或有助我們了解現今香港教育制度下,青少年所要面對的種種張力。

艾瑞克森形容 12–18 歲這青少年期,為自我認同和角色混亂的對立期。若能夠解決箇中的成長危機,就可培育出忠信的美德。在此階段,青少年不斷摸索個人在社會中的定位;而「我是誰?」這問題,經常縈繞在他們的腦海中以及人際交往中,他們竭力尋求這問題的答案。因在這成長期裡,青少年面臨身分危機,擔心自己在別人眼中不夠好,怕不被接納或排斥,缺乏自信。所以他們十分看重朋輩的認同和反應,甚或借用別人身分(borrow identity)或以群體的意見作為自己的看法,藉以建立安全感、歸屬感及自我。

要是成年人(或現今教育制度)將既定角色及期望加諸他們身上,但卻沒有給予他們充裕時間認識探討,他們必然產生身分混亂,而導致他們變得退縮、孤立,不願與人交往;又或引致他們混入別人的角色,放棄自己的身分和想法。

相反地,若然能夠給予足夠空間思考「我是誰?」,讓他們探索了解到自己的喜好意願,能夠自主做決定,那就算面對不同要求的衝擊,他們對自我仍有肯定的認識,建立起自信,邁向成長。當中難免滿有掙扎,成果卻是培育出他們對人、對事、對信念忠信的美德,甘願投身,貫徹和實踐自己的選擇。不過,正由於青少年需要摸索、求證並建立「我是誰」的觀念,自不會主動尋求或聆聽成年人的意見,甚至故意廻避或採取鄙視態度,跟成年人打對台。因他們就在這些對立挑戰中,重整自我。但每當面臨危機,他們仍會靠賴成年人的智慧,並主動尋求幫助。一項有關香港青年的調查就特別提到,青年人在重大決定前,其實很願意和父母商量。

抓緊機會,適切支援

簡言之,面對青少年成長需要,成年人的責任並非代他們排除萬難,而是訓練他們獨立思考,培育他們的自信及自我應變能力。以此比照現今教育制度,卻使師生們皆缺乏時間及空間思考。

教育不過是追求所謂「優質」及高分的工具,而不是價值的傳遞。面對排山倒海的功課及考試壓力,哪還有空間培育及發展自主學習?更遑論關注情緒健康了!可哀的是,青少年卻要在成長中奮力抗衡這一切。

面對青少年成長路上的需要及當下教育制度對他們所造成的壓力,下列六方面或可提醒身為父母師長的我們,怎樣更適切地關懷扶持他們,相伴同行:

  • 情緒管理:鼓勵青年人把握機會讀好書,為將來鋪路並非錯誤的向度,但懂得面對壓力,不被壓力打垮,管好情緒,亦同樣重要。
  • 管教文化:青少年成長期既滿是掙扎、迷失及自我懷疑,父母師長的否定及負面表達,肯定只會造成反效果,損害他們的自尊心。雖然,為人父母者自覺付出時間心血,為家人勞心勞力,渴望「管教得更好」本是無可厚非,但因不得其法而令兒女感受不到被愛與支持,一番心血豈不如同白費?因此,不妨主動多向兒女作正面表達,避免負評;並盡量騰出時間,享受一家人共處同在的時光。
  • 學習放手:年輕人要邁向成熟,需要脫離父母保護,虛心接受別人批評,方可成長。因此,父母師長學習放手是十分重要,那絕非不負責任或不愛惜。放開雙手,不要事事代勞或提供對策,讓孩子有機會思考、分析並做決定,但又願與他們一起承擔風險及後果。
  • 面對失敗:就算父母怎樣悉心鋪排,青少年難免仍會面對大大小小的障礙或挫敗。教導他們面對並學懂如何自處,重建自我,方為上策。
  • 培養心理回彈力(psychological resilience):這是一種面對壓力及接納情緒的能力。若心理回彈力佳,面對失敗亦不會鑽牛角尖;反之,回彈力越弱,出現情緒問題的風險就越大,也越容易負面標籤自己,變得退縮,迴避與人接觸。
  • 溝通技巧:溝通不是壓迫,也不是羞辱,或令子女內疚作為推動力,亦非只教訓而不聆聽,或只聆聽而不接納。溝通就是撥出時間,不談學業,不是教訓,專注聆聽他們的感受。一旦子女出現行為或情緒問題,家長宜先留意自己的情緒。因許多時候,家長不自覺被自己情緒所牽動,更因心中焦躁,無法冷靜地聆聽,而落入慣性指責,致使子女最需要被聆聽和了解的時候,彼此溝通卻破裂了。

讓我們好好把握機會,勿因表面的冷漠而放棄關心他們,嘗試多聆聽,了解他們的需要;多陪伴,表達我們心中的關愛吧!

CGST magazine_Vol 5_Blog_0308_10


參考資料
1/  鄧淑英、梁裕宏、黃嘉儀、李潔卿:《創路達人の從零開始》(香港:突破,2008)。
2/  青年事務委員會:《二零一零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 》 (香港:青年事務委員會,2010)。
3/  William Crain. Theories of Development: Concepts and Applications. 5th ed. Upper Saddle River, NJ: Pearson, 2005.

CGST magazine_Vol 5_Blog_0313_Author1

萬楊婉貞
輔導科助理教授

在北美多年,喜歡牧養青少年,深信關係的建立是能夠同哭同笑、同行同走,學懂軟硬兼施,剛柔並濟;在教學中,也嘗試拿捏亦師亦友關係的張力,樂在其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