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話

這被稱為「恐怖時代」的二十一世紀,不管遠眺世界,抑或定睛香港,危機處處。恐怖主義、核武威脅、生態破壞、民粹抬頭、威權專制及貧富兩極等連串名詞背後,呈現再無地域區隔,竄進日常,遍布生命不同層面的危險威嚇,它們既剝奪尊嚴,亦足以摧毀生命。落在無望又無力的絕處,生命的盼望何來?

基督是我們的盼望

就在現任政府發動政變取得政權前,獲選派往英國深造三年。當其時的蘇丹,生活甚為艱苦,正思忖去留,我的英國及留學生同工們紛紛勸說不要回去,因我或會被蘇丹政府逮捕。可是,我告訴他們,當地教會差派我來,就是為了回去牧養教會。是以,不該留下來的。

兩代對談

您常說,沒有好奇,就沒有真正的神學思考。對您而言,好奇不是追趕新潮,而是追趕新創造,新潮是人手弄出來的,新創造則非上主之手莫屬。活在殘酷的現實之中,同時對新創造保持開放和喜悅,這是好奇的真意,也是神學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