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4

鄭家朗 Isaac

大學二年級生,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大圍堂羊仔

中四參與的一場罷課,成為政治覺醒的轉捩點,自此積極投身政治關社之路。這位於小三自己決志返教會,帶媽媽信主,竭力不停止聚會的少年人,自認感性驅動,情緒先導,卻也愛理性思考,不忘反思政治與信仰等課題。活在撕裂與失信的時代,依然選擇留在教會,堅持赤誠分享,身體力行。

張智聰 Simon

聖經科副教授,大圍堂義務傳道

自小立志當教書先生。教學熱忱底下,躍動著一顆渴望伴人同行的心,這既出於稟性,亦源自成長路上,遇見令他畢生銘感的長輩良師,深刻體會到原來有人願意了解接納自己,願意用心聆聽並擁抱自己的故事,願意陪伴自己面對恐懼委屈,容讓自己坦然地流淚痛哭,實在是奇妙無比的祝福。

龔清英

大圍堂傳道,DipCS 2007,MDiv 2010

社工出身。雖有自己一套立場,但面對年輕小羊,願意暫且放下,為要開放地聆聽,進深地了解,學習更好地與上主托付的羊仔同行,整合生命不同面向,尋見上主呼召,引領他與上主結連。認識家朗七年,有欣賞,也有憂心,伴他同渡來自個人、家庭以至社會的大小風波。

撰文:鄧美美
攝影:楊軍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5

Simon:早前看台灣作家龍應台的一篇文章,提到越年輕的世代,對政府、建制或上一代的信任度,越見低迷。1家朗,這說法真實嗎?

朗:很真實的。事實上,社會給年輕一代貼上太多標籤,就算我們渴望擺脫,努力展現理性,表達理據,不是「玩玩吓」,但社會整體卻有此觀感。這些聲音,建制不願吸納,甚至刻意邊緣化或排拒在外。當然,兩代間的矛盾與不信任,並非如今才出現,每代皆有。

Simon:你是否認為造成今天的困局,源自對你們那根深柢固的不信任和先入為主的看法?可有誤解你的意思?

朗:沒錯!而傳媒令情況加劇。現存不少媒體的立場相當偏頗,遇有青年人批評政府及社會政策,媒體就會「消毒」,指稱他們非理性或根本不懂何為政策制訂。而兩代人接觸不同媒體,傳統媒體呈現年輕人所爭取的理據顯得非常薄弱。於是消毒過程中,標籤不斷被重複製造。

英:確在我接觸的一些群體中,不少人早有前設,給年輕一代貼上「不成熟,只識得反,甚麼都反,凡是中國來的就反」的標籤。至於教會裡的年輕人,縱使自己有一套看法,若發覺無法暢所欲言,就寧可沉默。除非你採取主動,又或像家朗,本身就喜歡與別人分享,否則大多是默不作聲。

Simon:某程度上,沉默可是失去信任的一種表現?

英:是!不過,他們亦很會找「啱嘴形」的來傾〔笑〕。

朗:其實大家無法溝通、接連不上,才會失去信任。許多時候,我嘗試用理據說服長輩,起初他們確肯和你傾談,但尾段往往就拿出權威來∼壓∼你,說你「想得不夠」、衝動又不理性。這樣〔溝通〕很不健康嘛!根本未有仔細聆聽,分析理據,就已貼上了標籤。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6.png

Simon:既是這樣,為何你〔家朗〕仍會選擇積極表達?你曾說身邊的同輩有你這種想法的不多。

朗:那是綜合不同經驗而得來的。其實,甚麼才是「談不來」?就是聽不進你的話,甚至逃避爭議。記得我跟一位沒有參與罷課的學生,走到「校牧室」討論應否採取這行動。這件事正顯示這裡〔教會〕是個可信任的地方,沒有迴避,甚至願意為大家提供討論反思的空間。

Simon:在你看來,這是否表達了一份信任和愛護?噢,引導性問題~對不起!〔眾大笑〕

朗:我~是~同~意~的!給予空間,意味同意你們可以討論,確實表達了一份信任。這亦教我想起清英每與我談及政治事件,都沒帶有甚麼立場,只想多聆聽我的一些看法⋯⋯唔,這有別於我一貫以為必須立場鮮明,才可與別人討論。

Simon:很有趣啊!不少牧者覺得自己一定要走在前線或要在同一頻道上,才可同行。但像清英這個不帶立場的同行者,你卻覺得:「喔,咁都OK 㗎喎!」清英,你是怎麽看?

英:我∼是∼有∼立∼場∼嘅∼其實!〔眾大笑〕我算是「安定型」的人,希望世界和平,願祖國更多人信耶穌那類〔笑〕。但我不想以一己立場,收窄了大家溝通討論的範圍,亦不要求他「乜都要聽,乜都要順服」,反倒想了解他想甚麼,怎樣看,有何反思。於我,亦是一個反思過程。面對今天種種社會問題,我亦有掙扎,需要思考:當權者這樣是否恰當?如何回應順服掌權者這問題?不過,家朗知道我還會多問一句:信仰是怎麼看?身為基督徒,這樣回應社會,你在想做些甚麼?我亦十分重視他的德行,成為讓人尊重、真誠地回應社會的人,不管是哪個位置,好好展現上主給他的自身價值。

朗:跟你傾偈,你是會給予肯定⋯⋯唔,這種肯定不常在其他長輩身上得到,沒標籤,更沒有直接指令你做些甚麼。這種肯定,並不是認同你所做的,而是認同你有經過思考,信任你處理得到,亦會給予情緒支援。每遇到問題,我都深深感受到她~常~伴~在~側,願意和我傾談。而這裡〔教會〕亦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容讓我盡情釋放情緒。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9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7

Simon:清英,你知道他這些感受嗎?

英:大部分都知,他有時會跟我說。他其實很努力,為人樂觀。不過,我還是要經常駡他!哈∼哈!(眾大笑)

Simon:這句~我們會選擇是否「出街」⋯⋯(眾大笑)

英:他知道我很嚴厲又有要求。(笑)或許,正因我倆都是憑信念帶動做事的人,某些方面較能夠明白他,當然不會全都明白。我覺得有太多事情壓在他身上,包括現實環境、政治與家庭等,好些情況不易協調。

朗:是!其實大家都必須接受這種~無~效~率!

Simon:喔~「效率」?似乎不是關係上的用詞。

朗:唔,我純粹在想,過去牧養我,非常花時間,過程~很~漫~長!
大家或有同感,我們的社會甚至教會很講求效率,甚麼也衡量「值唔值」。我不曉得別的教會情況,至少這裡不是以人數增長來評估投放進去的時間,這是我所珍視的。和清英相處,曾經歷難關,那是極需要時間去思考、磨合。有次,因為靈修,嘩!大家靜了40 分鐘⋯⋯。信任本身就是需要時間去gain〔獲取〕。當然,為博取信任或追求效率而不斷同意你的立場,亦是不健康!事實上,立場相近,不必然有良好溝通和完全信任。

英:甚麼靈修40 分鐘?

朗:那時你常提醒要靈修,我又沒有做。於是坐在課室裡,你靜默了40 分鐘,我就熬了40 分鐘(眾大笑)⋯⋯印象很深刻!(笑)

英:哈~哈!都忘了!我~成日迫他們靈修!(眾大笑)

朗:這確很重要嘛。

英:不過,我倒是第一次聽他說「無效率」!(笑)還有,這是你頭一趟承認自己:「嘩!原~來~真~係~咁~難~頂!」(眾大笑)前行下,但又倒退下。

朗:我也覺得自己「飄忽」!哈~哈!(笑)是個情緒導向的人。

Simon:可見七年相處,並非一帆風順。清英,剛才家朗提到「無效率」的牧養模式,極度反潮流,何以你還肯投放時間和資源?面對難關與失望,你如何繼續保持開放的心,陪伴同行呢?

英:做人的工作從來都沒有效率可言。事實上,確有失望的時候,有個階段〔關係〕真的很遠,我給他打電話,說話也很不客氣。面對他的甩漏,既無奈又拿他沒辦法,用鈎也鈎不回來,就由得他去經驗一下吧!有些事情,唯有等,亦確實要等,我信得過上主看顧,祂會出手。其實,亦看到家朗很愛教會,一直成長,盡所能返崇拜∼雖然遲到(眾大笑)。我覺得神很愛他,盼他看得見上主在他身上的呼召。儘管我不懂得政治,但會想辦法為他找資源,如講座或課程,只要他覺得有價值,都願意支持他,這是我選擇的同行〔方式〕。今天青年人重視的議題,我們不可不理。他其實也在提醒我何謂「牧養」,彼此在學習。若他願意,我仍想繼續和他同行。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20.png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18

Simon:家朗,清英信任你到一個地步,若有日覺得不再需要或不合適,你可另覓需要的牧者啊!

朗:剛才忘了說,以往尋覓過不同的成長導師,但跟清英傾談,真的更易亦更多的表達到自己。

Simon:意思是不會「甩」你〔清英〕!(眾大笑)

英:我好安全的!(眾大笑)我深信牧養的真正價值在於讓弟兄姊妹與上主連結,人總會有分散的時候。他會繼續成長,有更廣闊的世界,我未必能夠再幫到他。

Simon:記得在六四晚會後,你〔家朗〕曾向我提及,很想擺出各樣理據,向那些反對者分析事實真相。但你又知道這樣做,在許多人看來是浪費時間。這一面是否受到了清英影響?

朗:有的。在清英身上,確讓我看到一種先聽理據,多加了解的處事特質,當然在政治事件上,感受較深,但她處理其他事情亦是如此。坦白說,信仰對我的影響,未太察覺得到,但有一點很深刻,要「行公義,好憐憫」,但更重要是「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提醒自己,多願意跟別人協作,願意進入別人〔生命〕。其實,潛移默化影響著我是在這裡〔教會〕感受到一種對人的著緊態度。面對反對者,我很想抓住他們講清事實真相,希望他們不要太快下判斷等。唔,你剛才這問題好像帶點引導性⋯⋯

Simon:是,當然!(眾大笑)

朗:我本身很喜歡和人分享,亦需要一個渠道宣洩自己,能夠交心。但我得說,我不常與人討論,但那一次卻出現了。因為我覺得∼太∼痛∼了!

Simon:對方在事實真相之下,還是堅持己見,你覺得好痛,是這樣嗎?但很少人用這字來形容!

朗:我其實想不到有其他字來形容那一刻的揪心與挫敗!人有不同立場實屬正常,甚至我很欣賞堅持信念的人。但若然為支持自己的立場而掩埋真相,或出於誤解而錯誤堅持某些理念,令我最感難受。其實,這不單是指建制陣營,就是我們有時為要取得別人支持,亦只提有利的論點,不揭露全部事實。況且,知道了真相,亦未必肯再多走幾步。

Simon:清英,最後有甚麼金石良言贈家朗?

英:沒有甚麼⋯⋯反倒想鼓勵他在生命成長裡,要記得上主是怎樣找到你,直到今天,常常讓你遇見許多恩典。

朗:真的好多恩典,剛剛出了GPA,當然這些不用寫⋯⋯〔眾大笑〕

英:是了~金石良言就是時間管理!〔眾大笑〕這方面做不好,幾出色,都會出事。

朗:是!還需要好好學習,一定會有進步的!(笑)


1/ 〈龍應台:什麼都不相信之後〉,載於《天下雜誌》網頁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7625(瀏覽日期:2018 年8 月7 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