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張力與衝突中的曙光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6

這是一個「恐怖時代」,從食品到藥品造假,可謂人人自危,談信任何意?這是一個「誠信失據」的社會,從近日港鐵沙中線到近月以來教會性侵犯的醜聞,再到近年屢見不鮮的電話及網絡騙案,在在提醒我們不可輕言信任。目下這個涉及社會學及心理學等不同範疇的信任危機,相當複雜,但亦非今天才有。使徒保羅也曾面對教會內部的種種張力與衝突,即牧者與會眾、會眾與會眾之間互不信任。究竟這位使徒如何處理?並怎樣為彼此關係重燃曙光?

1. 信任的基礎

信任(trust)一詞,按《牛津英語辭典》的定義之一,是「對某人或某事物的品質和屬性,或某陳述的真實性的相信或依賴」。但這個相信的基礎是甚麼呢?鄭也夫在其著作《信任論》指出,「信任」是對預期抱有信心,即憑過往經驗去預見未來,這是信任的一種根據和形式。1換句話說,基於某人的過往行徑來判斷這人是否值得信賴,《伊索寓言》的〈狼來了〉故事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嗎?要是以往沒誠信,就算到最後說了真話,還是不被信任的。一個人過去的信用固然非常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固化的看待一個人,人是可以改變的。而從這角度看來,信任若建基於人身上的某一屬性,其實並不可靠。

回到新約聖經,信任的基礎乃建立於神身上,即神話語的真切性。信任一詞,在希臘原文主要用兩個詞來表達:一是πείθω 的完全式2(太二十七43;路十一22;林後一9;腓一14;帖前三4;來二3 等),箇中的信任對象主要是神或主基督;另一詞是πιστός 及其相關的形式,可譯作信任、相信,亦可譯為信實的。這個詞在保羅書信裡,不少是用來表達神的信實本性;而教牧書信當中,談到信實、可信靠的(πιστός)則主要指向神話語的信實與可信靠(提前一15、三1 及四9;提後二11、二13 及多三8)。這幾處經文,πιστός 都放在強調的位置上,提前一15 除了強調這話語的可信靠,還特意用了「〔這話〕是值得完全接納的」(新譯本)加以強化。而神話語的可信靠,乃在於祂本身的信實。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反覆強調神的信實本性(林前一9 及十13;林後一18;帖前五24;帖後三3)。無論我們如何,祂始終忠於自己對子民的應許。祂是信實的,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後二13)。正因神的信實,我們這些被祂所召之人,也是要一同分享祂的信實本性(林前一9),活出可信靠的生命。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7

2. 牧者與會眾之間的關係

既置身於誠信失據、不同群體間充斥著衝突張力的社會裡,教會亦難免受影響。不少年輕信徒對牧者所宣講的信息,甚或對牧者本身,充滿了質疑和不信任;反之,也有相當一部分牧者無法理解年輕人的想法,甚至指責他們無事生非。於是,牧者與會眾之間的不信任越演越烈。

其實,牧者與信徒之間的張力衝突,古已有之。使徒保羅本身亦曾經歷過多次不被同工及信徒信任:被質疑使徒身分(加一1, 10~11),事工被質疑是討人歡心(帖前二1~6),甚至被自己牧養多年的會眾指控講話似是而非,且言語粗俗、氣貌不揚(林後一15~22、十10)。陷入如斯處境,保羅如何回應?

首先,他坦誠地回應各樣質疑,持守真理。當面對使徒身分遭懷疑,他澄清這身分是出於神,是出於耶穌基督的啟示,而非從人所領受,亦不是按一般習俗和習慣而建立(加一11~12),並闡明自己與基督相遇之後所發生的變化及所得到的呼召(加一13~17, 23~24)。當面對事工受質疑,他闡述自己所作的一切是為著福音的緣故,並非為一己的榮耀虛名,亦非為討人喜歡(帖前二1~9),而是為了弟兄姐妹,辛苦勞累,晝夜做工,他相信會眾可以為這一切作見證,神亦是他的見證(帖前二10)。

其次,面對哥林多會眾的指控,保羅盡力聆聽及了解。他多番想到他們當中去(林後一15~18;二1),可惜未果,遂差派提多帶同書信到教會了解情況(林後二13;七5~6)。就如他自己所言,對於哥林多人,他的口是坦率的,心是寬宏的(林後六11;新譯本)。

重重誤會之下,澄清解釋固然需要,保羅更致力關係重建,因他珍惜彼此之間的共同經歷與深厚情誼,以致多番表達自己對信徒為父為母的心腸,並對會眾的牽掛。在加拉太書中,他為了弟兄姐妹能夠回到真理之中,以自己願意為他們再受生產之苦,說明自己為母的心腸(加四19~20);在帖撒羅尼迦前書,更用上為父為母的形象,以表達他對信徒的愛與教導(帖前二6~12)。

一言蔽之,面對不被信任,保羅不僅闡明問題,主動溝通聆聽,更非常著重關係重建。

身為信徒,誠然需要信任及支持牧者,但我們亦要明白這種信任支持,並非無條件式的盲目聽從。牧者也是人,有著人的殘缺與制限。聖經裡許多屬靈偉人,亦是面臨各樣試探跟軟弱。因此,我們需要從神而來的智慧與辨別力,唯有透過向我們啟示的靈,我們才能夠辨別,並作出屬靈的智慧選擇。因一切智慧和知識都藏在祂裡面(西二3)。這就要求我們脫離基督道理的開端,極力進到水深之處,與基督聯合,明白其心意,真正領受從上頭而來的智慧與分辨力。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48

3. 牧者同工之間、信徒彼此之間的關係

事實上,教會既由人組成,矛盾衝突在所難免,3信徒之間分門別類,結黨紛爭不時出現(林前一11~13)。在新約時期的教會,信徒領袖之間同樣充滿張力,如保羅與巴拿巴(徒十五36~41)、保羅與彼得(加二14~16)。意見不合,衝突出現,如何談信任?保羅和彼得二人,性情不同,經歷不同,想法有異,服侍對象也不一樣,以致當著安提阿教會信徒的面,起了衝突。但彼得最後的書信中,仍稱保羅為親愛的弟兄(彼後三15),可見他們並沒有分道揚鑣,依然彼此信任,而這正是尊重差異的信任。

有時候,衝突發生並不一定導致壞的結果,相反可能是彼此進一步認識的契機。在保羅與彼得身上,我們看見二人雖不屬於同一陣營,卻沒有給對方貼上標籤,更沒有硬把對方所說的話,強解出背後有「陰謀」。

而保羅面對哥林多教會內嚴重的分門別類與結黨紛爭,就在書信中灼灼勸導他們要以基督之愛彼此建立(林前十二12~31)。大家各有不同,卻同屬教會這身體的一部分,需要互相配搭,才組成彼此合一的身體,對特別有缺欠的軟弱肢體,更要給予體面,彼此相顧(林前十二24~25),切實在基督的愛中彼此信任,相互建立!唯有如此,方可在衝突與張力中依然遇見光明!

4. 總結

今日教會內的衝突矛盾與缺乏信任,從教會存在伊始,就已出現。惟願我們從保羅書信中,聆聽保羅的教導,學效他的榜樣,遇上意見差異、立場不一時,且別急著下定論,心中常存基督的愛,嘗試多聆聽、多溝通,澄清誤解,並學習尊重以至接納彼此差異,竭力化解,重建關係。


1/ 鄭也夫:《信任論》(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1 年),頁53。
2/ 該詞一般的主要含義是「勸說」,在完成式的形式下意為「信任」、「依靠」等。見BDAG, “πείθω,”2a。
3/  Xue Xiaxia, “The Continuation of Incarnation as the Essence of the Church: An Ecclesiology of the Pauline Letters from a Chinese Perspective,” The Church from Every Tribe and Tongue: Ecclesiology in the Majority World, eds. Gene Green, Stephen Pardue and K. K. Yeo (Carlisle: Langham Global Library, 2018).

%e8%96%9b%e9%9c%9e%e9%9c%9e

薛霞霞
聖經科助理教授

土生土長福建人,自小信主,蒙召奉獻讀神學。從一個腼腆姊妹,到披荊斬棘完成神學的學習;從一個內向宅女,到輾轉求學於福建、北京、香港、加拿大各地。沿路遇見不同的人和事,一路走一路遇見恩典!現在,教學的同時,甚願做個傳播神恩典的使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