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死不相往來?—— 警察與學生的一場對話實驗

CGST magazine_Vol 7_Blog_0906_尋思三

如果要選擇近年對立最嚴重的一對組合,警察與學生應是當中的表表者。面對撕裂,「大和解」成為各方潮流口號,甚至教內也頻頻提出,卻一直「只聞樓梯響」,鮮有任何具體行動。因此當使命公民運動在2016 年,提出邀約警察以諾團契的肢體及曾參與社運的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同學進行對談時,著實令我們作為牧養大專生的同工感到又驚又喜。一方面,我們驚奇有人敢於提出這個可能招人話柄且充滿風險的建議,另一方面又為這個突破的嘗試感到雀躍,誰敢想像警察與學生竟能在這時勢同坐一枱?

踏上一條不得不如此的旅途

誠然,對三方組織來說,這是一場未知的實驗,沒人敢擔保對話的進行乃至結果會如何,但驅使大家願意冒險的,卻是因著我們背負無可推諉的復和使命。假若信徒群體亦不勇於踐行復和的嘗試,我們對世界的宣講與見證也淪為空談。走這趟實驗之旅,迄今兩年,我們從起初帶著戒心、保持距離的溝通,到後來慢慢建立信任與安全感,始真誠地聆聽與分享,觸及各人的身分認同、價值觀的歧異,乃至活在當下的所思所感。這個顛覆的實驗由一小撮人開始,慢慢納入更多人參與,並最終在大家的決心下,成功分別於大專團契及警察以諾團契兩處迥異的平台,舉行公開座談會,切實分享我們的經驗,將對話實踐擴展。1

回過頭來,這場對話實驗為我們縫補撕裂的社會帶來了甚麼啟迪?

讓對話成為真對話的屬靈素質

首先,基督徒這共同身分或許讓對話易於開展,但缺乏了面對差異的屬靈品格,則注定無法令對話持久深入。猶記得頭幾次會面,各人都流於表層的各自表述,同學追問不同爭議事件的原委,急於從警察弟兄身上得到想要的答覆,或要他們承認警察的不公,而警察弟兄則予以「官方」回應,不隨便表露內心想法。這種在外圍繞圈的對話觸不及差異的根本,由於各人帶著自身的議程進入對話,致令對話成為滿足自我前設的工具,而非真正疏理差異的渠道。直至後來建立起一定的信任後,彼此調整期望,不再視對談為解決問題的手段,如帕爾默(Parker Palmer)所言,以「表達性」言語取代「工具性」言語,2先學習聆聽,用心了解對方的說話,真誠地提出回應或質疑,才促成真正的對話。

警察弟兄開始了解同學佔領的初衷及心態,聽到他們背後訴說著對社會環境的絕望,亦表達出那份憂心。同學也了解到警察在各樣位置上的限制,致使他們成為重重夾縫中的被罪者,兩面不是人。

對話讓彼此學習以耐性和接納的態度擁抱差異,不將差異妖魔化,而是體會差異背後人的情感與罪性,明白彼此均需要被福音所救贖與轉化。無疑,是次經驗提醒我們對話需要時間的洗滌,在墮落的溝通中,重新操練如何聽與說。

對話的自我解構與他者重構

撕裂挑動對立雙方的情感,並將他者物化成非我族類的異己,以同一的標籤統攝多元的個體。對話正是將這些標籤掃除,如猶太學者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所言,將加諸於他者的碎片符號解構,還原抽象的他者為有血有肉的人。3當然,作為紀律部隊的警察需服從上頭指示,但制服以外的他們,卻非全是無個性的機器。在討論諸如七警案、朱經緯案、休班警醜聞等爭議事件時,警察弟兄亦各自提出個人見解,坦承警察的操守也需受監管,犯錯一樣要承擔後果。同樣,同學亦道出各自對社運的不同意見,並指出某些抗爭路線或政治行動所衍生的問題等。這種對話不但嘗試釐清誤解,重構真相,亦挑戰我們能否修正自身,接納一個有別於自身建構的他者,如警察並非全是盲撐同胞的維穩工具,同學也非盲目支持任何激進抗爭手法。對話的目標未必只以導向共識為主,更首要應是開放自身,全面了解雙方的分歧是如何塑造而成,如警察弟兄分享當初入行所懷抱的單純心志,同學分享他們的關社覺醒歷程,在在讓雙方更立體了解各人的生命,從而嘗試明白對方在今天抱持的不同意見,進深觸碰差異的核心。

對話的無用之用,然後呢?

對話的功用,不少人抱有質疑甚或視之為「膠」。誠然,對話進行至此,分歧並未消除,甚或不大可能消除,但是否代表對話失效呢?帕爾默認為焦點不應只放在結論,而是肯定對話過程本身有其內在價值。他指出對話正好呈現出「亦此亦彼」(both-and)的弔詭真理,而非只是「非此即彼」(either-or)的二元對立,4意指真理必然包含異質的多元,而對話過程帶有張力正是真理的揭示。

警察弟兄與同學各自從不同的視域作判斷,而對話正好讓雙方的視域得以擴展或修正,如警察視秩序為無上權威會否成為被人利用的手段、對事情抽離不作隨意判斷是否妥當;又如同學是否只以自己的義來取締其他人的權利等等。

這種視域交融(fusion of horizon)不但是尋求真理的過程,更反映各人對香港的願景以至如何以信徒身分作見證。在後期的對話中,警察弟兄與同學均就著該為下一代建立一個怎樣的社會,傳承甚麼價值而展開熱切討論。其實,從彼此對立談到共同建構願景,這也許就是對話的寶貴收穫。雙方願意擁抱差異,並繼續在差異中尋求對美好生活的共同想像,而非以犬儒的態度冷眼旁觀,任由對立繼續擴大。如文首所言,從沒期望這次對話能即時帶來復和,但這卻是一次向社會大眾,特別是教會示範如何主動迎向差異,無懼與差異共存的德性。

這場對話實驗仍是一個持續進行中的實驗,對參與在其中的警察弟兄、同學及同工而言,也是一趟不斷自我發現的旅程。近幾年,香港教會為人詬病的是與時代脫節,步伐跟不上。甚願這次對話實驗能讓信徒群體重新成為時代的先知,不但保持批判精神,亦嘗試由下而上修補社會撕裂,守護香港的命途。


1/ 執筆之時,警察以諾團契的那次聚會還未進行,因此只有大專團契那次的紀錄詳情,可參時代論
壇的報導:〈由警民衝突到佔中 基督教警察與學生對談〉,1596 期,載於《時代論壇》。參網址:http://bit.ly/2pEuE5w;瀏覽於2018 年7 月23 日。

2/ 帕爾默〔Parker Palmer〕著:《隱藏的整全—朝向不再分割的生命》(A Hidden Wholeness: The Journey Toward an Undivided Life),陳永財譯(香港:基道出版社,2012),頁129–131。。
3/ Emmanuel Levinas, Totality and Infinity, trans. Alphonso Lingis (Pittsburgh, PA: 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69), p. 50–51.
4/ 帕爾默〔Parker Palmer〕著:《弔詭的應許—在矛盾中擁抱生命》(The Promise of Paradox: A Celebration of Contradictions in the Christian Life),陳永財譯(香港:基道出版社,2011),頁xxvii。

CGST_謝建邦

謝建邦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大專部助理幹事
MCS 2016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