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中作門徒

8193197600_d7e1f90500_k
圖片來源:Ross Pollack, “Hong Kong Reflected“, Creative Commons.

引言

商區福音使團給我的分享題目是「職場宣教與工作倫理(基督教的倫理核心與原則)」,但是我感到這個題目比較抽象,不夠具體,所以改為「在職場中作門徒」。「在職場中作門徒」這個題目表明我們的具體身分:耶穌基督的門徒,這個身分決定身分應有的作為,再追源溯本,這個身分並非來自這個世界本身,不是出於人自己所決定,而是因為耶穌基督的呼召。基督教對職場宣教和倫理的討論和認識,若抽離了耶穌基督和門徒身分,那麼就是抽象的。這樣討論的結果,就是不再以耶穌基督為根據,來認識跟隨耶穌、以祂為基督為主的門徒,是怎樣在世生活、待人接物。從這個角度來看,「職場宣教與工作倫理」或是「基督教的倫理核心與原則」都不過是首先「在職場中作門徒」,離開「在職場中作門徒」,我們根本難以正確恰當地討論「職場宣教與工作倫理」或是「基督教的倫理核心與原則」,因為離開了耶穌基督和門徒身分,一切討論都失去正確恰當的根據。

我們這裡主要從基督教的信仰來談論基督徒作為跟從耶穌的門徒,他在世生活特別是職場生活應該是怎樣的。這是一種以基督信仰為首出的進路,來探討職場生活,而不是反過來,以職場的種種來規範、指引、要求我們如何作門徒,這變成了本末倒置。但是,這並非忽略在世職場生活的困難,恰恰相反,我們要問的倒是,作主門徒,會面對怎樣的職場生活困難?可以怎樣面對?我們在這裡是嘗試作出初步的信仰思考,希望可以引發更多這方面的辨識。我們在這裡也不就當下信徒的職場處境作出具體分析,以及提供解答。畢竟各人情況不同,筆者不在其位也不宜妄作導師或師傅,但教會信徒之間卻可以提供相關經驗與反省,一起從信仰的角度思考和辨識。這是聖徒相通應有的作為。

哪一幕之中的職場生活

當我們強調耶穌基督和門徒身分,對職場宣教與工作倫理有決定性作用,其實更涉及定位的問題,這就是究竟我們身處甚麼樣的歷史處境之中。從基督教的信仰來看,我們並不處在創造的處境之中,也不處在墮落之後以色列人的處境之中,也不處在耶穌基督在世的處境之中,而是處在耶穌基督復活升天之後的教會處境之中,一直在等待新天新地的到來,那是上帝統治的完全實現。這是英國神學家韋爾斯(Samuel Wells)所講的上帝五幕劇,是上帝故事的五幕劇:創造—以色列—耶穌—教會—終結(或終末)(韋爾斯:《現編倫理》,頁42-44)。現在我們討論職場的宣教與倫理,不能不首先確定自己身處於五幕劇的哪一幕劇之中,錯誤的置放帶來錯誤的身分認識也跟著帶來錯誤的生活和作為。在第四幕的教會之中,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門徒,跟隨耶穌基督的身教和言教在這個尚未完全更新轉化的世界之中生活,包括家庭與職場。

在第四幕之中生活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第四幕是介乎第三幕與第五幕之間,因此不能離開第三幕與第五幕來了解、把握第四幕。只認識第三幕而忽略第五幕,我們就很容易樂觀地以為在世的職場生活將會無往而不利、事事亨通,因為耶穌基督已經戰勝死亡,從死裡復活。我們錯誤地以為第四幕是第三幕的自態延伸及最後終局,一切的黑暗即將逐漸消失,關鍵的是我們要在職場之中加把勁,協助上帝加快地在地上全面實現祂的統治。於是,我們小覷那滲透在職場之中的邪惡勢力,也小看職場所在的經濟場域、社會場域、文化場域、政治場域,都被邪惡勢力滲透。這些邪惡勢力並沒有從職場之中完全消失,只是不再對耶穌基督有任何威脅而已。這裡出現的是一種極度熱心、一往無前的職場生活態度,不單忽略了江湖的確險惡,而且容易不近人情地批評別人不像他那樣子熱心,而造成種種囂張態度或緊張關係。第五幕告訴我們第四幕不是終結,所以不需要把世界的圓滿放在自己的肩頭上面,這是因為只有上帝自己才可以把第四幕仍然存在的黑暗勢力徹底消滅。第五幕反顯出第四幕仍然不是圓滿,黑暗和邪惡仍然張牙舞爪。在這樣的情況之中,我們怎麼可以簡單地以為墮落世界已經全面光復,剩下的只是絲毫不須上心的殘局而已?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忽略第三幕而只看到第五幕的故事,又會怎樣?在職場生活之中會出現一種怎樣的態度?沒有第三幕耶穌的生、死和復活,世界就仍然在黑暗混亂之中,我們只好仰望等候第五幕的出現。於是在世的日子沒有甚麼正面介入世界的工作可言了,因為上帝還沒有親身介入這個世界、更新這個世界,所以我們在這個世界之中的生活也沒有甚麼可以作為的了。一種靜寂主義自然出現。這就是從世界之中撤退出來的舉動。雖然仍然在這個世界中生活,包括家庭與職場,但是卻對現在這個世界完全悲觀、不抱任何希望。於是,職場生活只是為了生存的需要,以及傳講第五幕上帝故事的場所。我們不再期望透過職場生活來參與世界的改變、更新和建造,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都不會有甚麼丁點好結果,因為世界的王是撒旦,邪惡的勢力坐在寶座上面。世界全面淪陷,並且仍然全面淪陷。因此第四幕之前的第三幕,不能輕輕跳過,怱怱離開。第五幕有別於第三幕,這在於第三幕之中,上帝在耶穌基督裡親身來到這個墮落的世界,而不是只頒下誡命指引如何敬拜上帝、如何在地上生活;並且更重要的是,耶穌基督並不只是與我們同在,死在十字架上,更從死裡復活,顯示出死亡等邪惡勢力的全面主宰開始出現缺口,開始被三一上帝打敗,雖然並未全然被消滅。因此,職場不是邪惡勢力全面掌控的地方,職場所處的經濟、社會、文化、政治領域,不是邪惡勢力全面掌控的地方。從這一角度來說,雖然職場並非一個事事可為的地方,但也不是一個無事可為的地方,以為只是糊口,以及傳福音的地方。

在這樣的了解底下,在職場之中的生活和倫理態度,就有點特別了,既不是完全樂觀,也不是完全悲觀,這是因為眼睛既看著上帝的第五幕:終末,也看著上帝的第三幕:耶穌,所以知道第四幕的教會,是在一個黑暗勢力開始被打敗但又未完全被消滅的境況之中。在這樣的第四幕之中,我們的生活,包括家庭和職場,成功是可能的,但失敗也是自然的,但更重要的是,無論成功抑或失敗,三一上帝仍然是這一幕的主宰。於是,成不必驕,敗不必餒。因為三一上帝已經開始了祂那介入性的主宰,但又尚未完全實現這介入性的主宰,所以自然出現相應的在世生活與倫理態度:既不完全樂觀也不完全悲觀。

crowd-2612037_1920

忠於耶穌基督的職場生活與見證

耶穌基督的跟從者,也就是祂的門徒,在這樣的第四幕之中,首要的仍然是忠於耶穌基督,而不在於地上的更新轉化成功抑或失敗。那麼,忠於耶穌基督的職場生活和倫理,又是怎樣的?耶穌自己講得很清楚:「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五17)這自然指到人墮落之後世界陷在黑暗破壞力量之下,上帝進行了維繫受造世界存在及拯救世界脫離兇惡邁向新天新地的工作,今天我們在地上的工作,固然沒有耶穌基督那種維繫及拯救世界的作用和果效,但是卻要受其規範、與之相應,因為起初上帝創造並形塑這個世界的時候,祂任命了人進行英國神學家根頓(Colin Gunton, 1941-2003)所講的次級創造(sub-creating),這就是人在世的工作,而有藝術、科學、倫理層面的文化(《如此我信》,頁8、57-62),從而有份使其他受造物成其所是。耶穌基督在世的工作正是表現出這種面貌,而安息日的目的正是讓一切得以安頓——成其所是。跟從耶穌的門徒,自然以祂為榜樣,在自己所在的場景之中,無論是家庭,無論是職場,都靠著聖靈的力量,盡力以此為方向:讓身邊的人和物得以安頓、成其所是。但是我們不可不記得,我們仍然身處第四幕劇之中,成功與失敗不是我們工作的原因或衡量的標準,忠信地跟從耶穌基督才是。就是耶穌基督的工作,也要在第五幕才完全徹底成功。

在第四幕的場景之中,邪惡勢力仍然在各個領域之中活躍,職場也不例外,它是經濟、社會、文化、政治等的交滙點、集中地,因此試探和兇惡總是存在,只是我們總要避免陷入其中,要像主所教導的祈禱:「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或那惡者)。」(太六13)我們要裝備進入怎樣的職場之中?是否一切職場都可以進入?事實上,職場並不是中性的,需要我們辨識,不單個人需要辨識,整個教會群體更要一起辨識,互相提醒,邪惡勢力在哪些職場之中滲透最全面的、最深入的,又或是裝作光明的天使最為巧詐的?這涉及這職場所從事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一定範圍內可以幫助人或多或少安頓生命、成其所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著有《追隨基督》(Discipleship)一書,其中提到早期、初代教會在選擇職業上是有所指引的。這種指引表示在世界之中有些領域是跟基督教信仰有很尖銳的衝突、矛盾,不能相容,是兩種截然相反的生活,例如扮演異教神明和英雄的演員、在異教學校被迫教導異教神話的老師、在格鬥比賽或運動之中取人性命的格鬥士、揮舞刀劍的士兵、警察和法官,如果想要受浸或受洗加入教會群體、追隨基督,就要辭職不幹,另謀高就。(Discipleship, 246;《追隨基督》,頁261)。這表明了耶穌基督的門徒在這些領域之中只會變成那惡者的門徒,跟從的不再是耶穌基督而是那惡者。

辨識很重要,上述的辨識是辨識哪些職業要予以拒絕從事。某些職場之中會有多種不同的職業,但是如果避無可避,迫不得已,就只好辨識當中有哪些「職位」是較為可取的,哪些是一般可取的,哪些是較不可取的,哪些是極不可取的。譬如說,早期教會有信徒被迫加入軍隊,但他們爭取擔任後勤像廚師、醫護的崗位。愈是遠離試探或兇惡愈是重要;愈能幫助人或多或或少消除困難、安頓生命、成其所是的職業或職位愈是可以考慮的。但是這並非一個人自己可以辨識的,教會群體所有信徒對信仰的認識、對職業和職位的經驗和了解,都是上帝賜給我們重要而豐富的禮物。門徒群體要在聖靈的幫助和引領底下,不單共同辨識是否應該從事某種職業、某種職位,也要共同辨識如何應對在職場之中遇上的種種待人接物、倫理抉擇等難題。

待人接物、倫理抉擇,往往是建基於日常生活的操練。任何一個群體都是這樣的。跟隨耶穌基督的門徒群體自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跟墮落世界的各種以我為主不以耶穌為主的群體,很不一樣。耶穌的言教和身教,是這個群體日常生活的指引、規範,當這個群體跟從耶穌在自己的職場之中生活的時候,就是作出見證;在一個不屬於耶穌、不認祂為主的空間之中,具體展現信仰,成為可見的。這種指引、這種規範,可以在耶穌的登山寶訓之中找到。馬太福音五至七章談的是門徒群體的生活方式,職場的生活和倫理就是要體現出這種門徒的生活,也就是說,門徒要在他們的職場生活之中來作門徒的,而非抽空地作門徒的。如果我們把登山寶訓的教導,跟職場生活連繫起來,可以怎樣了解?

太五23~24講到祭壇獻祭之前先要與弟兄姊妹和好,在職場之中就是停止鬥爭尋求和好。太五27~30講到不要以淫穢的眼睛來看女性,在職場之中就是不要對異性做出各種性騷擾的舉動,包括言語上的和行動上的。太五37講到是就說是,不就說不,在職場之中就是在上司下屬同事之間一起工作說過就算數而非反口覆舌大玩語言偽術。太五38~41講到不要報復別人的作惡,倒要多走一步幫助他們,太五43~48講到愛你的仇敵,在職場之中,上司下屬同事一起共事,要以善勝惡,以恩慈接待我們的伙伴。這些門徒的生活方式,其中心是和好。這是耶穌基督自己在地上身教和言教的核心信息。保羅也說:「不要被惡所勝,總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十二18)

正如上文曾經講到,在第四幕之中我們的生活只在於忠於耶穌基督,固然不重視在墮落世界之中的成功或失敗,但是也不著緊於自己的見證是否叫更多人信主職場文化被更新轉化。這一切都在三一上帝手中,我們只是盡忠地生活。那麼,這些耶穌要求門徒群體所過的生活,是怎樣操練學習得來的?首先我們必須認識清楚,耶穌從來不是把這些生活方式當作道理來教導,而是真的要求門徒群體如此這般地生活。因此,這樣的生活態度和技能,就在這樣的生活之中被培育起來。那麼,我們在哪裡學習這些生活的態度和技能?答案很簡單,首先就在教會這個門徒群體的生活之中來學習。當然這並不表示我們的門徒群體很懂得上文所講那些生活態度和技能,但是正因如此我們更加需要努力學習,而且是持續不斷地學習和操練,只有這樣,我們才是忠於耶穌基督的門徒群體,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職場生活之中靠著聖靈盡力活出登山寶訓的教導,也同時靠著聖靈盡力作出見證。

結語

基督徒要怎樣過在世的職場生活?這固然是一個倫理踐行的問題,但要恰當地思考,則不得不首先追問:基督徒在一個怎樣的情境或局面之中生活。這是一個定位的問題。如果定位不恰當,則身份自然不恰當;身分不恰當,則生活的態度也不會恰當;生活的態度不恰當,則職場的生活也不會恰當。環環相關,所以不能直接就基督徒在世的職場生活來思考。第四幕的教會——跟從耶穌基督的門徒群體,自有其所跟從的耶穌基督所指引、規範的生活方式,包括態度與技能,由此而可以進一步思考基督徒可以怎樣過在世的職場生活。

在這樣的定位之中,門徒群體在世首要的召命是忠於耶穌基督來過地上的生活,包括職場的生活,而非其他。職場生活之所以有價值乃在於具體活現了忠於耶穌基督的生命,但這種有份讓受造物成其所是的活動並不必然成功也不注定失敗,而這也不是決定或規範基督徒在世的職場生活。一切都只在於忠信地跟從耶穌基督的身教和言教,由此而指引及規範門徒對職業與職位的選擇,以及職場中的倫理生活——待人接物。耶穌基督的登山寶訓是門徒群體在第四幕的生活根本,一方面指引及規範這群體自身的共同生活,由此而在其中操練那不一樣的倫理生活的態度與技能,另一方面因著這一操練而可以在其職場之中踐行相應的待人接物的倫理生活。


(本文為作者出席2018年10月8日商區福音使團舉辦之「商福職宣課堂」講義。)

CGST_Magazine_Vol_3_信仰與公共價值

鄧紹光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思想(神學與文化)教授

年青時想過當詩人,後來成了文字人、神學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