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禮物

CGST magazine_Vol 8_Blog_11304

聖誕,是「普天同慶」的日子。

不過,近年香港社會沒有甚麼事值得慶賀,耳聞目睹是更多巧取豪奪與利慾熏心的事,以及諂媚奉迎、扭曲真相之聲,政治空間收窄,基層生活低處未算低。置身這令人失望沮喪的社會,豈不該趁著聖誕好好享受僅有的私人空間,狂歡一番嗎?橫豎不飲不食都無可能買樓,不如多去幾趟旅行,多買幾份禮物,令自己開心一點,有何不好?

開心消費,無法得真正滿足

每逢節日,香港人都會積極消費,示範「我消費故我在」的人生態度。這現象固然不是香港獨有,其他經濟發達地區都如是,基督徒學者博格曼(Albert Borgmann)指出了背後原因。他認為現代經濟及科技發展,目標是透過提升生產效率,供應更多價廉物美的產品,解決物質缺乏的問題。然而,效率提升了,人的生活模式亦隨之改變:昔日人們生產自己所需要的物品,但今天則是用錢來購買別人製造出來的東西;昔日人們可以自己耕作,但今天則必須返工賺錢;昔日人們工作雖然勞苦,效率又低,但卻直接看得到工作成果,吃到自己辛勞得來之物,但今天在提升效率的壓力下,分工越來越細微,工作卻越來越困苦,壓力也越來越大,人們再不能從工作獲得滿足和意義,遂轉移藉著消費來滿足自己。於是,工作的唯一目的,就是賺錢,而賺錢的目的,就是消費,而消費就是購買和享受別人在困苦工作下產生的消費品。工作,這本來能夠賦予人滿足和意義的活動,就淪為達至消費的工具。1 難怪現代人總是「開工等收工,返工等放假」,而我們的身分亦被定義為「消費者」了。

可是,消費能滿足我們嗎?我們都知道「食好西」、出門旅行、血拼掃貨等等,確讓我們得到短暫的快樂,但這開心感覺往往一瞬即逝。之後,我們又要再尋找更好味的食物、更特別的景點、更新更潮的產品⋯⋯,這無止境的追求,終究無法救我們脫離生活的困苦。博格曼指出,在現代經濟發展以前,人們所追求的,是對世界有深入的認識,能夠運用長久操練而來的技能,並對社會和身邊人有所承擔,與他人享有和諧關係。可惜,這一切真正令人滿足的事物,在經濟發展的影響下──被消費取代。2

CGST magazine_Vol 8_Blog_11305

經濟發展,只帶來奴役捆綁

其實,「消費」是受到一個更宏大的論述──「經濟發展」所承托。這論述告訴我們,人若不消費,就是虧待自己,亦對社會毫無經濟貢獻。於是,賺不到錢又買不起樓的人,就是失敗者。從社會層面,這論述告訴我們必須移山填海,越做越大,惟有如此行,才為城市燃點「希望」。而這論述傷害最深的就是那些低收入、低技能的人,他們在不公平的制度下,縱然辛勞地推動著城市的經濟機器,卻往往被視為城市的負擔。他們收入微薄,不得安居,在非人生活中,卻連丁點消費也負擔不來。事實上,「經濟發展」這論述不但牢牢地捆綁著香港,更奴役著許許多多的人。

聖誕,是記念耶穌降生的日子。昔日天使向牧羊人報告「大喜的信息」,宣告神賜下了救主,給人類平安和釋放。今天,耶穌救贖的恩賜也要臨到香港,而我們城市最需要的是從經濟發展、消費享樂的捆綁中釋放出來。然而,聰明的商人把聖誕的「恩賜」(gift)偷換了概念,變成鼓勵人去購買的「禮物」;而「普天同慶」的說法,也只不過是用來包裝經濟發展何等的美好!可悲的是,我們都熱烈地追逐這「禮物」和「慶祝」,並在過程中奴役了別人。如何奴役呢?當我們接觸生產「禮物」的工廠工人,要在假日開工卻收取最低工資的餐廳侍應,或狂歡派對後清理垃圾的合約工友,就會知道。若繼續這樣「慶祝」聖誕,我們正正就在破壞聖誕真正的意義。

耶穌來,祂不是要反對資本主義或經濟發展,或要來建構另一個經濟制度;祂反對的,是我們的城市宣稱「經濟發展」可以救贖人,賜人盼望,視之為人類唯一的道路。而耶穌的救贖,是把人從非人化的制度中釋放出來。

我們既為基督徒,當效法耶穌,宣告並活出這樣的救贖。誠然,在牢固的制度及鋪天蓋地的論述下,我們未必能夠馬上改變社會的大氛圍。但身為信徒,我們必須知道耶穌的降生,並不是要把我們從困苦的工作釋放至開心的消費,而是把我們從非人化的捆綁釋放至人性的尊嚴。正因為此,我們慶祝聖誕,不該是朝拜消費與享樂,亦要避免在不知不覺間奴役了我們的鄰舍。

慶祝聖誕,是活出救贖真義

我們不需要拒絕所有的聖誕慶祝,而是在慶祝時毋忘尊重人性尊嚴:做老闆的,別把聖誕視為「賺到盡」的黃金機會,若需要營業,假期無休,應體貼員工的需要,提供友善的工作環境和合理報酬。做消費者的,當留意所選購的禮物或商品是否來自無良生產商,更要避免「為買而買」,滿足短暫的物慾,卻造成長遠的環境破壞。做顧客的,則要儆醒自己,不要抱著奄尖挑剔的態度,要求服務員百分百滿足自己,否則就用盡所謂「消費者權益」去「爭取」、投訴和咒罵,甚至散播劣評,誓要對方屈從。我們須知道「消費者權益」其實受著城市的「經濟發展」論述所承托,盲目奉為金科玉律,豈非支持那奴役我們的制度,破壞聖誕的真義嗎?面對牢不可破的龐大制度,一人之力看來微小,但就如本港有藝術家為保安員和收銀員「爭櫈仔」並為便利店員工「除帽」3,以至最近的〈給劉德華的一封信〉,在在告訴我們仍有力所能及的行動,足以帶來轉變,為物化的職場添上人性與關懷。

CGST magazine_Vol 8_Blog_11306

多年前,陳奕迅的一首歌《天使的禮物》,由林夕填詞,歌詞很能夠捕捉聖誕的意義。主角在聖誕夜,不是注目於宴會和購物,而是看見城市中的小人物:

每晚你也要駕著的士盼望
但聖誕夜誰來講快樂⋯⋯
每晚企著過 為何都不肚餓
樣樣美食你也捧過 誰來請你坐
擔起一噸噸繁華的廢物
朝垃圾站 造福萬民 誰來贈你香薰⋯⋯

當別人享受假期之時,這些小人物仍在默默工作,造就他人的快樂慶祝。耶穌豈不就是這樣?祂降生馬槽、謙卑服侍,也是默默工作,為使人得到好處。歌中主角想要向這些小人物道謝:

我想將天使的小禮物呈上一雙翅膀
在夜空翱翔一趟 陪你看城市亮光
我想將這張嘴親你額角好比高貴銅像
誰認識這大人物 霓虹燈因他更亮 誰來景仰

歌中的「小人物」,其實就是「大人物」。我們的主,也說自己是「弟兄中一個最小的」(太二十五31~46)。今個聖誕,若我們想朝見耶穌,就要知道在哪裡找到祂;若渴望服侍耶穌,就要知道服侍甚麼人:

我想將 雙手的溫暖附托在你肩上
我想將 鼓掌的聲線盤旋在你光環上
若你無言 讓天使合唱

我們這樣做,才是「報佳音」──與天使一起報告神賜給世人的禮物。


1/ Albert Borgmann, 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 A Philosophical Enquir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84), 114−117.
2/ 同上,頁124−6。
3/〈藝術家程展緯幫基層員工「爭櫈除帽」叫醒大眾不再麻木〉,載於《眾新聞》(2017 年 10 月 20 日),2018 年 10 月 19 日下載。
3/〈給劉德華的一封信〉,載於《立場新聞》(2018 年 10 月 3 日),2018 年 10 月 19 日下載。

%e9%bb%83%e5%9c%8b%e7%b6%ad

黃國維

副教務長
神學科助理教授

一個愛「家」的人:上帝賜我妻子兒女,鼓勵我鑽研家庭神學;上帝放我在香港這家,迫使我關注政治神學;上帝讓我活在廿一世紀的地球,我要以關愛受造世界去回應這呼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