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文化危機與門徒訓練

我們生活在一個文化和心靈轉變的時代,這些轉變影響相當深遠。教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聖工備受服膺於世俗模式的威脅。當周遭事物不住流轉, 教會如何才能夠保持為一個教會,並且堅定不移?教會怎樣才會把當前的屬靈困境,視為拓展上主國度的一個重大機遇,而非一場屢戰屢敗的仗?

教會成為「創傷知情」的群體

教會既是社會的縮影,相信我們面對同樣掙扎和情緒狀態。面對信徒群體的需要,我們如何可以超越政見,看到「非黑即白」以外的領域,走出困苦糾結的情緒?從「創傷」的視角和思考框架去牧養關顧,或許有助我們暫時放下政見,看到每個人在今次社會事件中,無論是身體、心靈與關係都受傷了。

編者話

面對自六月起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觸發的示威衝突,我們縱在不同崗位上,卻同歷哀怒愛懼,並由此重新領悟「休戚與共」(solidarity)的真義。那不僅是手牽手,齊上齊落,更是心連心,同喜同悲。

這是天父世界

在Jonathan 眼中,無論是教會建築還是信徒群體,能夠令鄰舍從中體會基督的存在,至為重要。可惜,教會卻受到「基督徒作為其首要服務對象」的文化影響,自視為「客仔」。他慨嘆:「可有想過,我們根本不是『客仔』,而是一隊員工?教牧最重要的任務,並非服侍『客仔』,而是和員工們一起,服侍鄰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