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神剛強

CGST magazine_Vol 11_Blog_1002_3多月來伴隨硝煙彌漫,無力感黏附我城的大街小巷,沖刷不去。既驚覺眼下的衰敗,亦預期未來之幽暗,都令我們無助乏力,信仰也仿佛失語。置身此時此地,重溫先知以西結的生命軌跡,卻喚起了更深刻的共鳴,因他所經驗到的不止是他身處威權統治下的無能感,就連回應上主的呼召,也極其乏力。

夢落空 疲乏無力

公元前587 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圍困耶路撒冷兩年後,破城而入,挖去了西底家的眼睛並把他擄走,為長達400 年的大衛王朝劃上句號。其實,早在亡國前十年,即公元前597 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已曾率領大軍攻陷耶路撒冷,掠奪聖殿中的寶物,並擄去在位僅三個月的約雅斤王及城中貴胄,然後另立約雅斤的叔叔西底家為猶大君王。這是以色列人首次被巴比倫所擄。

出生於祭司家族的以西結,也在首批被擄之列。置身異地霸權管治之下,他經歷到強烈的無能感。由於當時猶大國仍未滅亡,不少人期盼被擄只是暫時,很快就可回歸故土。但五年轉眼過去,他們依然待在巴比倫迦巴魯河邊,回歸夢要落空了。

當時,以西結年屆三十(結一1~2),按以色列人傳統,正是可以進到聖殿中服侍之年,奈何身在外邦,只能慨嘆終身的訓練已無用武之地。然而,就在這時,神以三個異象:四活物的異象、輪子的異象,以及穹蒼上寶座的異象,向以西結顯明祂的能力是超越人所能想像,祂可以臨在各處並細察人間苦困,而祂亦是那位不論任何境況都仍然掌權的上主。1 縱是如此,籠罩在以西結身上的無力感,依舊揮之不去。

當他看見了這些異象,就俯伏在地上,有聲音吩咐他站起來,於是「靈進入我裡面,使我站起來」(結二2;另參結三22~24);其後,這聲音又吩咐他吃下書卷。當他張開口,結三2 記載:「他就使我吃這書卷」。從描述可見,簡單如站起來或吃書卷的行動,以西結也需要藉著外力,無法靠自己做到。然而,當以西結無能為力,單單依靠上主,他才真正活出自己名字的意思──「神剛強」。立於此際的香港,無能感豈不也籠罩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讓我們轉眼仰望那滿有能力的上主,相信唯有祂才能改變一切,亦唯有祂才能使我們這群充滿無力感的人,突破乏力,成為剛強,回應祂的呼召。

不畏懼 直斥其非

如此深重的無力感下,神竟然吩咐以西結承擔那在異鄉中更顯艱難的職事,就是要他成為神話語職事的先知,要去到那「不肯聽從」他的以色列家中,向那些「額頭堅硬、心裡剛愎的人」宣講,無論「他們或聽,或不聽,你要對他們宣講,告訴他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三7~11)。這個從一開始就注定徒勞無功的行動,神交給了這位滿有無能感的先知來承擔。其後,神再吩咐以西結成為以色列家的「守望者」,替神警戒惡人義人,無論他們是否接受警戒,離惡行義,以西結需要做的就是忠心宣講。從以西結書四章起,經文就記載了以西結宣講審判神諭,指控以色列不同群體所犯的罪,特別是當中的領袖。以西結沒有因為以色列人的嘴臉而驚惶,也沒有因為以色列人的冷漠而灰心,以致閉口不言。

當下香港,我們每天聽盡權勢滿口謊言,為自己的橫蠻暴力塗脂抹粉。雖然如此,我們還是要堅持成為上主忠心的守望者,警戒惡人。就算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仍要指出他們的不是,切勿習慣謊言,更不要停止指斥惡者的所作所為。

更重要是身為信徒的我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必須拒絕謊言,堅持說真話,就算那個謊話說了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我們仍然要把謊言戳破。

CGST magazine_Vol 11_Blog_1002_4

不割蓆 守望同行

上文提及以西結要吃下的書卷,「內外都寫著字,上面所寫的有哀號、嘆息、悲傷的話」(結二10)。以西結吞吃這書卷的目的,並非象徵他吃下上主要審判以色列人的話語,然後在宣講中把這些話語重複出來。「哀號、嘆息、悲傷」並不是審判本身,而是審判後要承擔的結果。以西結吞下這一切,是要表明他已承受了以色列人審判的後果。他與那些被上主懲罰而承擔惡果的人,一同背負因審判而來的「哀號、嘆息、悲傷」。其後,上主又吩咐以西結向左向右側臥,要他承擔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結四4~8)。

以西結雖然受命作先知,指控以色列人的罪行,表明他並不認同他們的作為,但他卻不因此而自以為勝過他們,以致超然地站在道德高地上說出種種批評指控。反之,以西結「不割蓆」,既承擔著眾人的罪孽,亦與眾人一同哀痛悲傷,甘願與自己所指控的眾民同受苦難,休戚與共。

不沮喪 散播盼望

威權下,歲月艱難困苦,但以西結並非只是宣告審判與哀號,他還會為民眾帶來盼望。不過,值得留意的是他究竟在甚麼時候才宣講拯救的信息。當上主吩咐以西結成為守望者之後,神又對他說:「我必使你的舌頭貼住上膛,以致你啞口,不能作責備他們的人;他們原是悖逆之家。但我對你說話的時候,必使你開口,⋯⋯」(結三26~27)既然神吩咐以西結審判以色列人,但何以要他「不能作責備他們的人」呢?îš môkîªḥ一詞,原文確可解作「責備者」(參箴九7,廿四25 等),但亦可理解為「仲裁者」(伯九33),它較前者更切合這裡的意思:以西結只能說針對以色列的話,而不能成為以色列和神之間的仲裁者,既不可替以色列人說項辯護,亦無法替上主向以色列講好說話。七年多之後,就是以西結被擄後十二年的十月初五日,

有人從耶路撒冷逃到我這裡,說:「城已被攻破。」逃來的人到的前一天晚上,耶和華的手按在我身上,開我的口。第二天早晨,等那人來到我這裡,我的口就開了,不再說不出話來。(結三十三21~22)

猶大國破家亡的消息從耶路撒冷傳到以西結耳中時,上主開了以西結的口,自此他才可向以色列宣告拯救復興的信息。以西結不能宣告審判的同時又帶來拯救信息,若然如此,那不過是宣講平安平安的虛假之言。唯有當上主的審判實現,以西結才可向以色列人傳講盼望信息。而在一系列的復興神諭中,以西結首先論及領袖的更新(結卅四)。他指責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難道「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上主必與這些牧羊人為敵,也要親自作群羊的牧者。祂宣告「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包紮;有病的,我必醫治;只是肥的壯的,我要除滅;我必秉公牧養牠們。」(結卅四16)這信息對今日的香港社會,尤其適切。

CGST magazine_Vol 11_Blog_1002_5

在威權的管治下,原先充斥無能感的以西結,靠著上主,活出了他的名字「神剛強」。我們看到這位靠著神剛強的以西結,可以面對額堅心硬、不肯聽從他的以色列民,一直忠心宣講上主話語,無論百姓是否肯回轉仍堅持警戒,並敢於指正以色列人的罪行,亦從不馴服於謊話之中。

但同時我們又看見這位靠神剛強的以西結,不自以為高人一等,甘願與人民休戚與共,與他們同嘆息、同哀哭。當以色列人走到了人生谷底,以西結卻按上主吩咐,傳講那看似「離地」的拯救信息,為以色列人帶來復興的盼望。

活在今天香港,惟求上主堅固我們每一個無能無助的人,使我們靠著祂剛強,引導我們可以在各自的崗位上成為守望者,無畏懼地指出現世的罪惡,無保留地與罪人休戚與共,並在絕望中無疑惑地散播盼望。


1/ 有關這三個異象的簡單解說,請參《活在流離顛沛時──一位先知的故事》,載於《中神院訊》第357 期(2016 年07–08 月),頁1–2。

%e9%bb%83%e5%98%89%e6%a8%91

黃嘉樑
陳朱素華教席教授(聖經科)

一個愛書愛貓愛跑步嘅普通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