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CGST MAGAZINE

衝突與共長──保羅國度觀的啟迪

從初期教會開始,教會就存在衝突分裂。教會幾千年的歷史長河裡,衝突撕裂更是屢見不鮮。事實上,衝突是世俗社會群體間的現實存在,是其特徵之一。教會作為社會群體,自然逃離不開內外衝突的局面。1畢竟組成教會的每一個具體的個人,都有他/她的出生背景、歷史境遇、不同的思維模式、政治立場乃至各自所看重的價值觀念。於是,在教會群體生活中,矛盾碰撞在所難免。可以說,保羅的加拉太書是最具論辯性的一封書信,信中處處可見保羅與堅守律法主義者之間的衝突,一開始就單刀直入的批評他們背離了基督的福音(一6~7),甚至於咒詛他們(一8~9)。到第二章,保羅也因為猶太信徒是否可以與外邦人同檯吃飯的問題當面斥責彼得。可見,面對福音真理抉擇之時,保羅持守他從主領受的真理,並不懼怕面對衝突。當然,保羅不是為了衝突而衝突,我們需要留意的是在衝突的背後,他持守怎麼樣的原則呢?

1. 衝突中持守為主的原則

在衝突當中,保羅堅持信徒需要知道,我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背後的行為總則是甚麼。羅馬書中,猶太基督徒與外邦基督徒因信仰實踐理念不同而發生衝突:彼此爭執教會是否守猶太的規條、節期等問題;不同信徒群體間也存在不同立場,甚至不同利益的問題,例如爭奪教會領導權,以致彼此間產生敵意與互不信任(羅十四1~6)。針對這樣的紛爭,保羅的教導是要信徒回到以主以神為中心的原則:不可論斷彼此,是因為「神收納」(3節);站得住或跌倒有主在,因主能使他站住(4節);無論守日子,吃抑或不吃,都是為主而作(5~6節),7~9節直接指出我們或活或死都屬於主的人。所以,我們所有的一切是對神負責(12節)。這部分其實指出神國核心價值觀的主體是神,而我們做一切選擇的背後的核心價值是否為了「神」?神是這一切的審判者與掌權者。

此外,需要特別留意的是在十四17中保羅提到「神的國」一詞。保羅這麼多書信當中,很少提到「神的國」,2羅馬書唯一一次提到「神的國」就是在教導衝突時提及的,這裡表達「神的國」不是只在於我們當下可見的事物中,而是在於從終末的盼望,那將來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刺入到現在的生活世界,如羅五2~5所提到,我們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所知道所看見的有限(林前十三9~12),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我們各自的生活處境與眼界視野所帶來的局限性。但神的國度是一幅更大的圖畫。在更大的圖畫中,即使最終可以互相作工,一步步邁向神的國度,那是因為神是這一切歷史的主宰。即使人一再失敗,神依然可以在人的失敗中施與恩典,成就祂最初創造的旨意:猶太人的軟弱失腳使得救恩臨到外邦人,救恩去到外邦人那裡又引起猶太人的嫉妒,從而促使猶太人回轉:他們失腳是要他們跌倒嗎?斷乎不是!反倒因他們的過失,救恩便臨到外邦人,要激動他們發憤……或者可以激動我骨肉之親發憤,好救他們一些人(羅十一11~15)。當談到救恩的問題,保羅將之放在以色列與外邦人相互關係的框架中來談:以色列人中有幾分硬心的,等到外邦人數目添滿了,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十一25~26)。在在都看見神恩典之手即使在人的失敗當中,依然掌王權。

2. 衝突中的盼望:共生與共長

衝突是初期教會發展的歷史必然,事實上,在處理當時的衝突與掙扎的過程中,教會一步步邁向成長與成熟。3換句話說,從終末的角度來看,衝突只是歷史發展中的一個階段,在神恩典之下,或許我們可以把衝突轉化成共生共長的新局面。那麼,這裡所說的「共長」為何意?舉個例子:有一位音樂家家長,她女兒一天愁眉苦臉的回到家告知學校不讓學生修音樂課了,這位家長很是生氣的去學校找老師理論,老師解釋道:「我們沒有時間搞音樂了,我們必須要把所有的時間用在數學這一類的基礎課上。」那一瞬間,這位家長想抨擊學校,而在爭論衝突中,他們共同問了一個問題,「那有甚麼辦法我們可以讓孩子同時學習音樂和數學課?」之後老師和她一起想到一個方式,如何透過音樂教數學,數學老師跟這位音樂家家長一起開發出一種既可以學音樂又可以學數學的整合課程。4

固然不是所有衝突最終都能導向共長的局面,但照管歷史的主是有憐憫、有恩典及公義的主宰。我們可以追尋的就是在共同的信仰價值觀念底下,保持各自的身分差異,甚至立場差異,但依然竭力嘗試互相溝通協作,共生共長,從而彼此在歷史的河流中,成為神國大圖畫中的一塊塊。在神國度的框架中,我們看見每個人、每個群體有其杯中之份。我們要做的是在神所託付我們的那一份上盡忠,可能有的是出去傳福音,為教會事工祈禱,也可能是為社會發聲,走上街頭關心邊緣群體,如果每位信徒都忠於自己的位份,神的國就得以繼續擴展。5可能你那一份與我這一份很不一樣,但都是實現神國的那一份。


1/  關於衝突是教會的特質之一,可以參 Xiaxia Xue, “The Community as Union with Christ in the Midst of Conflict, ”The Church from Every Tribe and Tongue: Ecclesiology in the Majority World, eds. by Gene L. Green et.al (Carlisle, Cumbria, Langham Partnership, 2018), 114–135。
2/ 大概有八次,林前六9, 10;十五50;加五21;帖前二12等。
3/  Xue,“The Community as Union with Christ in the Midst of Conflict,” 115: dealing with the conflict and the struggle helps to push forward the growth and maturity of the churches.
4/  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第3選擇:解決所有難題的關鍵思維》,李莉,石繼志 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17-18。
5/  鮑維均,《重整權力架構的恩典》(香港:天道,2020),160。

薛霞霞
聖經科助理教授

土生土長福建人,自小信主,蒙召奉獻讀神學。從一個腼腆姊妹,到披荊斬棘完成神學的學習;從一個內向宅女,到輾轉求學於福建、北京、香港、加拿大各地。沿路遇見不同的人和事,一路走一路遇見恩典!現在,教學的同時,甚願做個傳播神恩典的使者。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