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詞

近年變幻是常態與經濟低迷的處境,也許是上主對堂會發出的通牒,告示堂會不能依戀體制組織所建造的安舒,而是思考現時的組織理念,是否能夠裝備信徒們願意去體會和進入社會大眾此時此地的困苦?是否能夠讓整個群體透過卑微的服侍展現基督的憐憫和公義,單單為了讓基督顯大?

「資本主義和貧富懸殊問題」與門徒靈命成長

門徒靈命需要成長,反思如何進到世界而不屬於世界,並如何能在這資本主義的社會中活出主的心意。我們可以學習踐行「除去利益最大化」,從利益最大化(profit maximization)轉化為神國價值最大化(kingdom value maximization)。神國價值最大化是用神的方法去擁有並分享自己所擁有,如何踐行?

從實踐神學角度談「教會的社會關懷與靈性」

呼籲嚴冬下的教會關懷貧者,聽來有點不合時宜,甚至強人所難。過去一年,堂會聚少離多,成員關係疏離,事奉人手買少見少,加上經濟不景和移民風,奉獻收入大減,試問堂會豈有餘力關懷貧窮的鄰舍呢? 我對此提問的回應是「堂會匱乏時,更要關懷貧者,因要遇見主。」

剖析美國(白人)福音派──記蘇恩佩文化與倫理講座

美國白人福音派與華人教會何干?華人福音派教會,不少源於歐美宣教士,或多或少遺傳白人教會的文化而不自知,卻假定某些文化、價值觀為必然,甚至將這些與福音內容掛鈎;或更甚者,我們也將華人或本地的一些做法或價值注入我們所傳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