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籠牢裏的小生活

我們一家人十年前搬到中亞的一座大城市,在這裏大部分人不知道我的真實姓名。我回家鄉介紹事工時也需要使用化名。我知道我的電腦隨時都有可能被有關單位拿去檢查,所以從來都不下載郵件到電腦,所有敏感的檔案都存在別的地方。雖然使用VPN 可以上到許多國外網頁,但速度之慢,一分鐘都未能打開。公司同事大都非常友善,但由於知道當中有些人被要求監視我們,和他們相處起來,總不免有一點戒心。我們身邊已經有好多人被驅逐出境,下一個也許就是我們了。講電話、使用社交媒體,我們都知道會被監視監聽的,無論和誰聊,聊得多開心,隨時都得注意談話內容,很多話只能面對面說。問題是朋友來我們家作客,通常都需要登記,後來隨著外圍環境惡化,連登門造訪這件事也變得越來越麻煩。有次來訪的一家人,在小區門口先被警車截停,再帶到警察局去登記,才能夠到我們家吃飯。又有一位朋友一離開我們家之後,就被警察叫過去,查問我們的談話內容。因此,以後我們見面都盡量約在商場。但商場遍佈攝錄鏡頭,有時為了找一個安全點,得試幾個餐廳和不同角落。在這樣的「大監獄」裏,我們能夠長時間留下來,要感謝但以理、以利亞和以利沙。

但以理看到的異象、解開的夢、禱告的內容都是宏觀的大歷史。他的心思並沒有被帝國上星期或下星期發生的諸多大小事務糾纏:他是服侍過巴比倫和波斯兩個帝國幾十年的老智者。能夠讓他維持內心平穩的秘訣,包括他每天三次的禱告以及認真做好份內的工作。我發現我必須吃完早餐、泡一杯好茶、靈修完才能看新聞,包括社交媒體上朋友發的狀態。每天的新聞都帶來新一輪的悲傷、憂慮和憤怒,我選擇先聽聽神今天要告訴我的信息,再用那雙眼睛去看當天的新聞。往往到了中午,已經發生不少令內心沉重的事情,午飯後躲到辦公室一個角落安靜的喝杯咖啡,把重擔交托給主的那二十分鐘,成為我的荒漠甘泉。我沒有一天禱告三次,但我們每星期會發一個非常簡單的代禱信,只有一個感恩和一個禱告事項。神奇的是,才剛發出去,可能還沒有人看到,可能還沒人為我們禱告,我們的內心卻已經平靜了許多。我不知道但以理有多經常到底格里斯河邊(但十4),但至少走到戶外,接觸大自然,對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和孩子一起解救爬到路上的蝸牛,在湖邊觀察鴛鴦擇偶過程,或是逃離霧霾到山上走走與吶喊,都是讓自己思緒重新被造物主整理,記得祂才是坐在王座上那位!

我看列王紀上下時,總覺得奇怪,為甚麽要花那麽多篇幅敘述以利亞、以利沙和許多無名小卒的故事?亞哈王和耶羅波安二世時的以色列,國力是最強大的,但聖經只簡單概括的帶了過去。連聖經作者對一個借來的斧頭的興趣(王下六章),著墨也差不多。世人欣賞的是國土面積增長,擔憂的是戰爭以及戰爭的風聲。以利亞和以利沙當然也在意國王的不公義,面對君王時,他們毫不退縮,但其他時候,該說是大部分時間,他們的故事讓我看到神關注的是一般「小人物」的「小生活」。兩位朋友結婚,我們不確定前往他們婚禮的路上會不會被攔截住,讓我們原路回去,結果我們花了一個星期跑來跑去,參加分別在新娘新郎家鄉的慶祝活動;孩子生病了但想要玩雪,我用大箱子把屋外的雪帶進來讓他們玩;早期朋友比較能自由來往我們家時,太太每星期都要做三、四個蛋糕招待他們。我們來到這地方前,她還不會做蛋糕,來了之後,因為當地朋友愛吃甜點,才讓她開始比較不同食譜,用心研究各式甜點的做法。感謝神在平凡生活中讓我們時刻感受生活的快樂,繼續小人物的平凡小生活。


author-graphic-01

Eleuthera
中亞文化研究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