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平庸的「善」到栽種和平

哲學家鄂蘭(Hannah Arendt) 的名著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令「平庸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成為名言雋語。鄂蘭形容她筆下負責將猶太人送入集中營進行屠殺的納粹黨衛軍軍官艾克曼(Adolf Eichmann)的惡行,為「平庸之惡」。她認為艾克曼並不察覺自己在做甚麼,他只是一個為追求自己的事業升遷而異常努力的人。1鄂蘭暗示,如果他跳出對名利的追求,惡行本可避免。但後來一些研究艾克曼的學者均指出,他並非鄂蘭想像般「不知不覺」且「平庸」地犯下滔天惡行,而是接受、認同,甚至擁抱納粹的思想和政策。2

虛假的「善」,築成邪惡

如此,就不只是惡的平庸,更是錯判了善;又或,艾克曼容讓自己隨從了虛假的善,以至行惡。事實上,聖經中也有不少例子,行惡的人通常自認有充分理由,甚至是善,來合理化自己的行徑,並不察覺自己的邪惡。例如夏娃說服自己偷吃禁果、法老迫害以色列人,以及祭司長勸人殺死耶穌等。我們更要注意的是,這些由「善」築成的邪惡,往往與我們人性深處的慾望、群體文化及集體創傷意識有關,致使我們難以快速直截地發現自身想法或做法有何盲點和錯誤,反倒將一切不從眾的人視為異類和壞分子。

對於這種人性的陷墮,耶穌給了我們兩個重要教導:(一)自我反省並追求相同審判標準,進而不去論斷(太七1~5);(二)待人如己(太七12)。這兩點看似軟弱無力,卻是重要的解毒劑。毋論斷的教導,勸自以為義的人停下來審視自己,並以「度人之尺」來衡量自己。若然一個人良知未泯,又願以同一標準度己度人,必定察覺自己、所屬群體、甚至是民族,不比別人強。於是,我們要做的,並不是剷除對頭,而是一起改變自身。就算對方愚橫又固執,不願自省,只要仍願意待人如己,大屠殺般的悲劇仍可避免。這提醒對今天渴求公義彰顯的人來說,或許刺耳;但近年香港社會飽經撕裂衝突,全球亦再陷入冷戰危機,急公好義若加上平庸的「善」,我們必定自吃苦果,害己害人,落入萬劫不復、你死我活的邪惡之中。

真正的善,建造和平

當我們愈多人覺醒,立志踐行耶穌的教導,便會發現在衝突中建設和平(peacebuilding)的可貴與必要。筆者自去年開始,與施達基金會的黎嘉晉弟兄共同籌劃「栽種和平」(Cultivating Peace)計劃,透過課程、網頁、社交媒體和服務活動,推廣建設和平理念,嘗試包紮社會衝突和撕裂帶來的傷口,重建關係,實踐公益(common good) 。「栽種和平」提出,和平與平安並非一個抽象的理想,乃指向四個彼此關連的生活向度:(一)內心平安(inner peace)、(二)人際和好(interpersonal peace)、(三)羣體和睦(communal peace) 及( 四) 社會和平(social peace)。這四個向度讓我們有系統地重新檢視所經歷的衝突,避免落入平庸的「善」的狀態中,以真正立己立人的方法,探索走出衝突,進入和平的路徑。這框架也讓我們意識到和平/平安並非一塊搬不動的巨石,而是可以在細緻的審視下,重新檢視各範疇與自身的關係,進而從某方面先採取行動,一磚一瓦地建造和平。例如,當我們認知衝突與內心平安息息相關,便可通過一些方法,如正念(mindfulness)及聆聽溝通,學習察覺情緒,達致心靈平靜,進而更有力量和資源,疏解衝突。3

置身衝突的社會,人愈易以暴力「解決」問題,並以平庸的「善」合理化自己的暴力手段。但如耶穌所言:「凡動刀的,必死於刀下」(太二十六52),暴力只會換來暴力,而不會得到平安。祈願基督徒謹記耶穌的話:「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讓我們選擇真正的善,而不是平庸的善。


參考資料:
1/ Hannah Arendt, 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London: Penguin, 2006) 287.

2/ 例如Deborah E. Lipstadt, The Eichmann Trial (New York: Schocken, 2011); Bettina Stangneth, Eichmann Before Jerusalem: The Unexamined Life of a Mass Murderer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14)。
3/ 讀者可在這網頁瀏覽我們這年工作的情況:「栽種和平」(Cultivating Peace)

郭偉聯

郭偉聯
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宗教及哲學系副教授暨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副主任

神學人、歷史人、蒙恩罪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