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攰,唔好頹

 

列王紀上十九章記載了先知以利亞的沮喪尋死,卻同時勾勒出上主對先知的不離不棄。經文首先交代了導致以利亞沮喪的原因──耶洗別因以利亞在迦密山上殺死自己的巴力先知,便派使者往以利亞那裏,誓言翌日要殺死他,第3 節形容以利亞聽到後的反應是「害怕」。不過,《和修本》的注腳指出「害怕」一字,原文是「看見」,究竟以利亞看見甚麼?

不久前迦密山一役,以利亞曾看見上主降下火的神蹟,也看見上主應允他的禱告,使以色列的百姓回心轉意認識耶和華是神,甚至看見連亞哈王都願意聽從他的吩咐(王上十八章),當時的以利亞滿以為看見了以色列王和百姓回轉。誰知,以利亞如今看見,是耶洗別的使者。但為何耶洗別不是派人立刻殺死以利亞,反倒派使者預告殺人事件?想必是耶洗別要以利亞知道,一切盡在她掌握中,警告以利亞休想改變以色列敬拜巴力的行為。此刻的以利亞,只看見耶洗別的囂張,並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消滅巴力的敬拜。他所看見的是絕望,是以色列的無可救藥。

攰:有上主供應,唔好頹

因為絕望,以利亞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獨個兒走到曠野,並坐在一棵羅騰樹下,預備放棄自己的生命,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然後就躺下睡著了(4~5 節)。之後,天使兩次拍醒以利亞,要他起來吃那些為他預備好的餅和水。

就在第二次拍醒他的時候,天使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很遠。」(7 節)若把這句逐字直譯,原意是:「因為,夠了,這路是你的。」這樣翻譯,整段意思就明顯不同了。「夠了,這路是你的」正好呼應以利亞在羅騰樹下求死的說話,1 當以利亞沮喪地向上主說「夠啦,你攞我條命啦」,上主的回覆是「夠啦,這路是你的。」言下之意,直接拒絕他的尋死,他還有未走完的路。

「攰」,上主會供應,因祂的供應是足夠的,以利亞曾經歷上主藉烏鴉和撒勒法寡婦的供應三年,甚至現在絕望求死,上主仍為「好攰」的他遞上石頭烤的餅和水。上主知道人的限制。「攰」,上主可以供應;但以利亞的「頹」、想放棄生命,上主卻反對,因上主知道他還有路要走。「可以攰,唔好頹」是上主給以利亞的提醒,也是向我們說的,祂知道我們還有怎樣的路未走。

頹:尋找上主同在

上主讓以利亞知道他還有未完的路要走,但究竟往哪個方向走呢?向南行是前往何烈山,但觀乎第15 節,上主似乎想以利亞從原路回到以色列。結果呢?以利亞用了四十晝夜來到何烈山。何烈山是神的山,摩西曾經兩次在何烈山上住了四十晝夜,這裏亦是摩西當年因金牛犢事件而向神申辯的地方。以利亞沒有從原路回以色列,或許是要仿效摩西往何烈山向神直接申訴,以利亞不明白為甚麼上主不准他頹,不准他尋死,要到何烈山去問個明白!2

抵達何烈山,進到山洞,耶和華的話就臨到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從這句要求他表明來意的說話,就證明了上主的初衷真的不是要以利亞來何烈山。或許是憤怒和絕望,使他誤解了上主藉天使向他說「要走的路很遠」的心意。但既然已來到這處向神申辯的地方,以利亞就向上主直接投訴:「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10 節)上主如何回應呢?祂並沒有跟這個滿腔怒憤的「頹人」辯論,只吩咐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從第11~12 節的描述可見,那刻如同當年摩西在西奈山上看見上主顯現的景象。對以色列人和以利亞而言,烈風大作、山崩石裂、地震和火的景象具有深刻傳統,這是上主顯現的特定方式。只不過,今次上主或想扭轉以利亞的既有概念了,祂沒有在烈風、山崩、地震與火中臨在,反而藉著「輕微細小的聲音」顯現(12節)。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臉,出來站在洞口,上主再次問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此時的以利亞,還未明白上主心意,依然忿忿不平地覆述自己先前的說話(14 節)。

上主以這樣出乎意料之外、微小聲音的方式顯現,除了期望以利亞不忘往事之外,亦需要意識到祂的同在與作為,超越了先知的認知。祂要以利亞知道,不一定是驚天動地的顯現才是上主在作工。就是以利亞自己之前在迦密山祈禱,聲音雖然微小,仍可帶來天降神火、風雲變色並降下大雨的現象(王上十八38, 42)。

上主在微聲中顯現,介入世界,是希望以利亞明白祂作事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按我們想望的方式來做,也未必如我們所期待的時刻出現。儘管以利亞繼續「頹」,但上主並無放棄他,依然肯定他的存在。縱使這個世界仍有許多令我們灰心沮喪的事情,但上主從過去到現在一直以出其不意的方式,介入我們的生命,為要告訴我們即或在「頹」的當中,祂仍與我們同在!求主讓我們能看見祂出其不意的同在!

頹:有上主延續使命

不過,以利亞對上主出其不意地在微聲裏顯現,似乎毫不領情,於是上主直接糾正他並吩咐他說:「去吧,從原路回去,往大馬士革的曠野去。到了那裏,你要膏哈薛作亞蘭王,又膏⋯⋯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15 節)

以利亞以為迦密山一役,就可以一舉殲滅迦南地的巴力敬拜,然後以色列全國便回心轉意歸向上主,可惜事與願違。巴力敬拜被剷除,既不是透過上主在迦密山上展現的奇異大能,也不是透過以利亞的大發熱心,上主的勝利最終是透過看來平凡的政治更替。亞蘭王哈薛成為上主怒氣向以色列發作的出口(王下十三3)。當耶戶做了以色列王,除了擊殺亞哈全家及耶洗別外,也在以色列中消滅了巴力(王下十28)。

迦密山,只不過是上主懲罰以色列和消滅巴力敬拜的某一個段落。上主的作為超越以利亞的人生,確不是他輕易能夠意想得到。以利亞以為自己是剷除巴力計劃的主角,但其實他只是計劃的一部分。據列王紀的描述,我們知道上主有祂的長期策略,箇中的作為包括微小的聲音──就是祂平常對這世界的護理;也包括烈風大作──就是祂以神蹟奇事介入這世界。

列王紀之後再無記述以利亞參與這場剷除巴力敬拜的運動,我們也沒有發現以利亞見過亞蘭王哈薛或膏立耶戶為以色列王。就算上主吩咐以利亞膏以利沙作先知,接續自己,他的反應卻是愛理不理,隨便將自己的外衣「拋」在以利沙身上(19 節),3 整個授職儀式根本沒有跟隨上主的吩咐,「膏」以利沙。從以利亞對上主的吩咐敷衍了事的種種舉動可見,大概可以知道以利亞仍然很「頹」,不再願意參與上主的計劃。即或如此,依然無阻上主延續當初委派給他、卻未竟全功的使命。最終上主透過哈薛、耶戶及以利沙等人,剷除了巴力敬拜,亦懲罰了以色列。

結語

「可以攰,唔好頹」是上主向我們要說的話。以利亞的經歷教曉我們明白,「攰」的時候,上主會供應我們。 然而上主不想我們「頹」,但祂尊重我們的個性和經歷,並沒有阻止我們「頹」,且一直守候在我們身邊;在我們「頹」的時候,上主更會讓我們看見祂出乎意料的同在,從而領會祂沒有放棄我們。當有一天,我們「頹」到不想成為上主的計劃時,祂告訴我們那些未完的使命,會有其他人延續傳承。回望今日香港,或許有太多事情令我們沮喪,有太多事非我們所能控制,以致整個人都變得好「頹」。但作為基督徒,我們切莫對上主失去信心,因為一切仍在祂的掌管之下,祂既是以利亞的神,也是我們的神啊!Then what can you do now? Do your own thing!然後「放長雙眼」,察看上主怎樣延續祂的工作,懲罰惡人吧!


1/ J. Walsh, 1 Kings (Berit Olam; Collegeville, MN: Liturgical, 1996), 270.
2/ R. L. Heller, The Characters of Elijah and Elisha and the Deuteronomic Evaluation of Prophecy: Miracles and Manipulation (LHBOTS 671; London: Bloomsbury, 2018), 79.
3/ Heller, Characters of Elijah, 86-7.

%e6%9d%8e%e8%80%80%e5%9d%a4

葉希賢
普及神學教育部主任

孩童時的志願是在電視台講波,誰知人到中年竟蒙恩在講台上講道。如今只望跟住上主去跑,踢完這場人生的球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