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如何是好日

森下典子進入大學,渴望找到可以全心投入熱愛的事情,電影《日日是好日》就是縷述她從20 歲到40 歲之間的追尋故事。正確來說,典子沒有去追尋,她只是藉著茶道的啟發,去感受、去品味她所觸所聽所見,點滴累積到了40 歲,才明白人生怎樣不枉過、日日如何是好日。

珍惜當下,是全心投入

年輕的典子見到「日日是好日」牌匾,並不明白。那時候,她尚未體會人生的複雜多變、悲喜交集。無論對世界抑或對文字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然而,茶道給了她一個理解世界的途徑。茶道儀式需要參與者的高度投入和專注,把心思從自我的關注轉放在儀式的每個細節上,身體忘我的作出自然優美的配合,觀之讓人頭腦清爽,心裏清明。而茶道涵蓋了茶室內的器具、字畫、點心,這些都是創作物,它們和創造物一樣,皆有其存在目的而且是好的,值得好好運用我們的五感,逐一深度認識。那看似無奇的茶碗,惟細細把玩,才見養人眼目之處;一幅「瀑」的字軸,靜觀成了一幅畫,聆聽可聞流水轟轟;而「聽雨」二字,幻化成雨,洗滌心靈,讓典子感受到內心除了不捨, 還有對父親帶來生命與愛眷的感激。為此,典子在雨中雀躍,盡情享受大雨打下的感覺,那是生命才能享有的感受啊!

典子慢慢察覺,她可以用茶道所學,感受自己的人生。人生從來不是童話,不會有某刻可讓我們宣告「從此快樂的生活下去」。睿智如武田老師,還需接受傍晚時分獨坐庭院的那份孤寂。典子長大了,還是會嫉妒和自我懷疑,會因感情被背叛而放聲大哭,為父親離世而哀傷自責。這是生命的冬季時刻,但既是人生的一部分,就全心投入去感受吧,猶如冬天來到,就靜心觀雪。或許,在大雪覆蓋的樹枒上,我們看見叫「滿開」的花朵;聽到有聲音透過創造物說: 最冷的一天,就是春天的開始。

熱愛生命,生活即感受

原來,典子年輕時追尋的那件可以全心投入熱愛的事情,就是生命本身。熱愛生命,就是投入生活。生活即感受,無論光明、黑暗、前進、停留、或悲或喜,每個時刻都是一種生活,能投入去感受,就是能好好的活著,就是「日日是好日」的意思。但我們有沒有好好的活著呢?

對別人痛苦的反應,許是一個指標。十歲的典子,無法理解一群流浪藝人的悲哀,因此不喜歡費里尼的電影《大路》。二十來歲的她,說如果看過這套電影不被感動,人生就枉過了。到了四十歲,再看《大路》,她淚流披面。而武田老師和典子最親密的時刻,是典子守喪期間,二人同坐庭院,看櫻花墜落。典子的痛苦自責,武田曉得。事實上,痛苦的感受如能互通,是強力黏合劑。當我們感受痛苦的能力,可以讓痛苦的人不孤單,落在嚴冬,仍摸得著絲絲的溫暖。


左二 IMG-20161119-WA0000_0124

黃潤仙
MCS 1996

相信文字的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