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話

生活在香港,對於那些為兩餐糊口、手停口停的工友,或在商界拼命力爭上游的白領,又或在教育、醫療或社福界前線服侍的員工,以至隨時候命、全年無休的家庭主婦而言,休息就如奢侈品!放假,變成無可選擇地用來預備工作、繼續工作;休息,亦慣性地選擇以消費娛樂填滿,慰勞自己。這一切,我們都習以為常,甚至視作理所當然的硬道理。於是,當近年社會上出現越來越多因倦怠於無盡爭競壓力而選擇擺脫慾望、平躺過活的「躺平族」,他們的不爭與不作為必然招來「不爭氣、不進取、不勤奮」的批評。

無力感充斥,攰得要躺平,不是今天才有的現象。走進舊約時代,原來也曾出現這樣一位先知。今期的「尋思」系列,葉希賢老師在〈可以攰,唔好頹〉一文,透徹剖析了上主如何對待這位不只躺平,更想求死的先知以利亞。從高潮掉進了低谷,看見殺機處處卻又意氣難平的他,又攰又頽,上主不但容讓他停下來好好休息,更一直守候,供應日用所需,不離不棄,還托付他新的使命,囑他繼續走下去,並告訴他即或使命未完,將有人延續承傳並且終必成就。這微聲仿佛穿越了歷史長廊,同樣慰勉著今天對現況或已感到灰心喪志、不想作為的你我。不過,人生的吊詭,往往正是不想躺平之際,卻意外地「被躺平」,空有遠象卻被迫無法作為,方向頓失。梁錦華校牧在〈堆肥的啟示〉裏,回憶患病被迫暫停的徬徨歲月,藉前輩錢北斗弟兄(斗叔)的感悟省思,讓他深刻領略從黑土化成沃土的堆肥過程中,需要有靜止勿動的勇氣。

可是,在這個習慣把日程表填滿,忙碌才證明自身存在價值與成就的城市裏,休息何價?工作與休息兩者之間,是怎樣的關係?黃國維老師透過尋思文章〈人被造,是為了進入安息〉,從神學角度出發,讓我們再思上主的創造本意。人被造後,第一件事並不是投入工作,而是進入安息。作息循環如同一呼一吸,既是上主的賜福,也是向上主的敬拜。但罪惡破壞了這種和諧,扭曲了作息節奏、目的和真義。結果,工作變成巴力,只有不停的追逐,沒有安息。要突破這種思維,重新想像並檢視我們的作息態度,正是面對當下社會處境以及疫情下的新常態的重要課題。抑壓的思緒,抗疫的疲勞,作息的模糊,真的可以好好休息嗎?今期「一期一會」請來兩位校友余嘉敏及伍詠光與李適清老師對談,分享近年牧養輔導的思考與體會。

今期「踐道」及「工人手記」兩篇文章的作者,身體力行,向我們展示另一種作息生活的選擇。透過投入藝術創作,專注於一刻一揑,靜默中細嘗創造與受造之美,這是與內在對話的安息之旅,也是與上主相遇的信仰歷程。當PUSH作者從電影《日日是好日》領悟到,能投入感受就是能好好活著,並叩問「我們有沒有好好的活著?」之時,她給出了一個指標,就是感受他者的痛苦。祈願我們謹記余振陵老師在「解話」的提醒,安息不僅是吩咐,更是呼召我們以生命,向受苦的世界見證上主終末安息的應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