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一場世紀疫症掩至,掩蓋笑容,亦掩蔽身體,忌諱觸碰,也不敢觸摸。摯愛親友間在病榻前的輕撫、哀痛創傷中的拍膊與擁抱,無奈懸空。然而,正因這直接呈現愛恨喜惡、交互傳遞溫度與力度的觸覺感官被擱置,卻喚起了我們的重新關注,留心細想它的珍貴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