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的痕跡

歷史並非逝去、無意義之遺物,而是始終銘刻著盼望的痕跡,見證革命不斷的成功與失敗。眼前的絕望容易令我們被懾於當下,但歷史的長河呼喚我們從自身位置後退,嘗試俯瞰回看歷史蹤跡,發現植根於其中的盼望潛能。

尋索與覺醒

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人身分便成為社會熱熾討論的重點。所謂香港人身分,說來尷尬,既是國際城市,我們不少人強調自己與中國人有別,亦不願意再度擁抱英殖時代,遂開始尋索香港自身的文化,包括歷史、文學、語言及生活文化等範疇,嘗試從虛無之中,填補這個議題的空洞。

時代,聾人要聽見

「記者會冇手語!」聾人慨歎。「很多人說警察講假話,是嗎?」有認為記者會裡盡是砌詞,不聽也罷,只是聾人連了解的機會也沒有。政府背棄資訊通達的承諾,聾人資訊滯後仿似定案。但因見修例影响深遠,一群聾健譯者自發,在電視旁、在集會及記者會傳譯,盼讓聾人得到資訊。

當疫症不會消失──對國際扶貧及經濟的啟示

新冠肺炎病毒或永不會消失,這場抗疫戰或不會有終結的一天。如是的話,國際扶貧發展事工策略有沒有變革之處,以更全面針對貧窮人的處境?我們過去視為「正常」的經濟發展模式又有沒有需要被挑戰或扭轉的地方?作為基督徒羣體,我們當如何守望遠方的貧窮人,為維護貧者的尊嚴出力?